叶之秋丨男人本色是陆游

叶之秋丨男人本色是陆游 陆游 另类解读 第1张

  原标题:痴情陆游绯闻多


  说起陆游的感情生活,大家都会想到唐婉,想到那首流传千古的《钗头凤》。在那个故事中的陆游,对结发妻子唐婉一往情深且数十年如一日,很是专一。即便是在七十多岁高龄,陆游重游沈园,也不禁留下诗句,表示对唐婉情深意重、至死不忘。


  可是,在当时官场舆论中,陆游并不是一个专情的人。年青的时候就不说了,四十九岁时,陆游代理嘉州知州,经常出入酒肆歌楼,和一些歌女娼妓宴饮取乐,御史(纪检官员)上表弹劾陆游“燕饮颓放”,存在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结果,陆游被罢免官职。六十五岁时,陆游回到京城,光宗即位之后,加封群臣。可是,陆游却再一次遭受弹劾,理由是“前后屡遭白简,所至有污秽之迹”,竟然说陆游之所以被弹劾,完全是因为陆游作风糜烂,影响恶劣。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纪检官员对陆游的弹劾并非空穴来风。


  在两宋野史中具体记载了陆游的三则绯闻。


  陆游三十八九岁时,在宰相史浩的推荐下,陆游出任枢密院编修官。当时的馆阁之士多是功勋子弟,大家经常会轮流举办就会联络感情。有一次,轮到当朝枢密使张浚的孙子张功甫主持。开始大家还有些拘禁。酒过三巡之后,彼此之间亲热了许多。张功甫就把自己最近看上的小妾新桃叫了出来,让新桃唱着他编的小曲给客人倒酒。倒酒之后,张功甫还让新桃拿着一把团扇向在座的客人请求题诗。那张功甫自恃文才不错,此次让新桃出场,无非想炫耀一番,那诗张功甫早就写好了。当新桃到面前时,多数客人都谦让才情不足,唯独陆游很不识趣,接过团扇,当场题诗一首:


  寒食清明数日了,西园春事又匆匆。梅花自避新桃李,不为高楼一笛风。


  大家看完题诗,面面相觑。原来,陆游不但在诗句当中包含了人家小妾“新桃”二字,还仿佛自诩落魄而高洁梅花,把那些掌权得势之徒看成庸俗的桃李。张功甫看了很不高兴,在场的许多人都很不高兴。


  陆游有才,此举却有轻薄之嫌,确实做的不够慎重。加上陆游一贯主张抗战,朝中大佬却多是主和派。不久之后,陆游就被罢去馆阁职务,到地方任职去了。


  如果陆游题诗一事多少还展现了他的傲岸和高洁,那陆游六七年后入蜀的两件事情就做的有些不地道了。


  四十六岁时,陆游从山阴老家启程,之后经过临安、建康、江州、黄州、最后进入巴东、夔州,到达蜀地。陆游此次入川,并非是临时起意,而是在去年,四川宣抚使王炎主动邀请,并给陆游安排了一个夔州通判(相当于副市长)的工作。于是,陆游带着妻子王氏和几个儿女,一大家子出行。


  到达某个驿站的时候,陆游看到了驿站的墙壁上有一首诗:


  玉阶蟋蟀闹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呼灯起作感秋诗。


  诗写得很是感伤,感伤中又有些寂寞。秋天来临,蟋蟀夜鸣,梧桐落叶,孤枕难眠,在这样的晚上,作者起身作诗,打发漫长的夜晚。陆游很喜欢这首诗,也读出了诗歌作者的心事,就派人去打听作者到底是谁。有人告诉他,作者是这个驿站普通驿卒的女人。陆游大吃一惊,在那个偏僻的地方,多数人连字都不识,这个女子竟然能够写出如此动人哀怨的诗来。陆游让人把那女子找来,一看,长相还不错,就向老婆申请,把那驿卒的女儿纳为小妾了。


  虽然陆游和那女子之间,没有什么感情,可在古代,也算是因诗相交的一段佳话了。若故事到这里截止,才子佳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那就很圆满了。可美梦易醒,好景不长。那女子嫁给陆游不到半年,就被王氏给赶出了家门。王氏为何赶走小妾,史料中没讲。不过理由也无非是狐媚。八成是陆游整天和那女子诗词相和,让不同文墨的正妻王氏吃醋了。


  驿卒之女赶出家门之后,写了一首《生查子》:


  只知眉上愁,不识愁来路。窗外有芭蕉,阵阵黄昏雨。晓起理残妆,整顿教愁去。不合画春山,依旧留愁住。


  女子说,我总是眉头紧锁,可却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哀愁(当然不是不明白)。我无聊孤独,整天看着窗外雨打芭蕉,从天明到黄昏,晚上也睡不着。半夜昏昏睡去,早上起来整理妆容,本想忘却,重新开始。可没想到看到眼前美丽的春光(必定是和陆游有许多踏春的记忆),无数哀愁又涌上心头,挥之不去。


  可是,无论是驿卒之女被赶出之时,还是写下哀怨的《生查子》之后,陆游都没有任何作为。人家本来一个良家女子,跟了陆游做了个小妾,本已不幸,婚后才半年,就被生生抛弃了。作为一个弃妇,此后一生必然受尽冷嘲热讽,结局凄惨。


  可一年多之后,陆游丢下驿卒之女,到嘉州上任,很快另结新欢,并再度纳妾。


  小妾姓杨,乃是一位“倡女”,也就是一名歌舞伎。唐宋时期,官府有专门的机构——教坊来管理歌舞伎,在一些典礼宴会上陪酒陪舞陪唱。不过,这些歌舞伎在和官员交往中,有着严格的规定,除非正式场合,一般不能和官员私下会面,发生关系更要受到严惩。可是,陆游不但和这位歌舞伎好上了,还帮她脱离了乐籍。


  相比之前的驿卒之女,杨氏的身份更加卑贱。不过,杨氏年轻貌美,加上阅人无数,非常懂得处理各种关系,尤其是和陆游妻子王氏的关系。于是不但长期呆在陆游身边,并且常年得到陆游的宠爱。在陆游离开蜀地后,杨氏一直陪在陆游身边。陆游回到山阴闲居之后,为了避免小妾杨氏和正妻王氏发生冲突,特意另外购买了一处房产,让杨氏单独居住。


  陆游六十二岁那年,这杨氏竟然还给陆游生了一个女儿。


  陆游晚年得女,为女儿取名为润娘,每天都要抱抱润娘,很是开心。陆游甚至每次见到女儿,都不称呼名字,而称之为“女女”,就是“我的女儿啊”,对女儿的疼爱超过以往任何一个孩子。可惜,过了周岁没几天,小润娘就病逝了。


  润娘死后,陆游很是伤心。年纪大了,心肺功能也不大好,陆游有段时间就很少来找杨氏了。杨氏看到陆游许久没来,担心陆游有了别的女人,就写了一首歌给陆游:


  说盟说誓,说情说意,动便春愁满纸。多应念得脱空经,是那个先生教底?不茶不饭,不言不语,一味供他憔悴。相思已是不曾闲,又那得功夫咒你?


  杨氏在批评陆游,自从她年少跟随陆游,一晃也已经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来,陆游对杨氏说过无数的山盟海誓,写过许多的情爱诗词。可如今却为何全部忘记?杨氏又在劝慰陆游,如今我为了你茶不思饭不想,为你日渐憔悴。你说我是不是整天埋怨你,诅咒你,我整天思念你就已经没有空闲了啊。


  杨氏确实很解风情。这一番埋怨,一番想念,很快就换回陆游的回应。陆游不顾妻子的反对,又天天跑来找杨氏了。


  在当时的御史看来,陆游这三件事情,都做的很有问题。就会题诗一事,是举止轻浮,不堪大用;赶走驿卒之女,是始乱终弃,道德有亏;纳娼妓为妾,有失官员体统,陆家严谨的家风都让陆游给败坏了。


  不过,我们若是换一个角度看,认识就会不一样了。陆游主战,数十年如一日,南宋朝廷除了短时期,比如宋孝宗初年、宋宁宗初年主战派得势外,多数宰臣都是主和派。因为,陆游一生多被打压,几乎半生闲居山阴。陆游在蜀中思想苦闷,于是喝喝酒,看看舞,出入一些酒肆青楼,也算可以理解。


  为了扳倒陆游,最好的方法便是抹黑陆游。而抹黑一个官员,最便捷的方式就是揪住生活作风问题不放。


  何况,古代本就允许三妻四妾,陆游喜欢一个女子,能够纳其为妾,给人家一个正式的名分,就事论事,已经不错。在那个时代,陆游对去世的唐婉一往情深,和喜欢现实生活中的美女、才女,并不矛盾。



文丨叶之秋读书(微信公众平台)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149.html

相关文章

已有 1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排风管道安装
1楼排风管道安装游客2017-09-28回复
还是古代的男人比较幸福啊[confus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