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传旨探奥秘 唐僧组团费苦心

佛祖传旨探奥秘 唐僧组团费苦心 西游记 新解西游记 第1张

 诗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进化有群生,开辟从兹清浊辨。

  劳动创造直立人,科学技术时演变。

  欲知当代故事新,须看《西游新记传》。

  

  话说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师徒一行,于贞观27年去西天取回经卷,成了正果。由八大金刚护送,从中上返回灵山。如来佛论功行赏,封唐僧为旃檀功德佛,孙悟空为斗战胜佛,猪八戒为净坛使者,沙和尚为金身罗汉,小龙马为八部天龙。自是习静归真,参禅果正。不灭不生,不增不减。真乃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这是历史,带过不赘。

  这仙佛之灵界,已经存在了不知若干亿万年。在此亿万年之中,世上成仙成佛之施人善士、有道高僧、功臣良将、贞女节妇不知有多少,再加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随同众仙佛在灵山取得户口的勇子老表、丈母姑嫂乃至飞禽走兽、虫鱼蛇鳖更如恒河沙数,无法算清。灵山之规模有限,而仙佛之数目无穷。既入天堂,就得人人有福享,人人有官职,于是这巍巍灵山之上,人人是官,个个是长。机构重叠,文牍如山;疲沓拖拉,互相推诿。种种超凡脱俗之怪现象,世人难以想象。

  话说这一日,正值佛祖讲早经。只见那大雄宝殿之上,八菩萨、四金刚、五百阿罗、三千揭谛、十一大曜、十八伽蓝,两行排列;还有那各洞神仙、大神、丁甲、功曹、土地、优婆塞、优婆夷、比丘僧、比丘尼,齐聚庭中。霞光紫焰,宝钵花香,别有一番庄严景象。你看那:

  

  灵鹫峰头聚霞彩,极乐世界集祥云。金龙稳卧,玉虎安然。马兔任随来往,龟蛇凭汝盘旋。丹凤青鸾情爽爽,玄猿白鹿意怡怡。八节奇花,四时仙果。乔松古桧,翠柏修篁。五色梅时开时结,万年桃时熟时新。千果千花争秀,一天瑞霭纷纭。

  

  如是往日,这佛祖讲经之时,梵音缭绕,钟磐低敲,气氛何等肃穆,环境何等高雅。但近日以来,从那下界不知何处,经常隐约传来阵阵乐声。鼓点如暴风骤雨,琴声似百鸟啁鸣。如果凝神细听,还可以分辨出娇声曼唱:“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以及“Iloveyou,mydear”(我爱你,亲爱的)之类,听得年老的仙佛心烦意乱,坐立不宁;年轻的小沙弥挤眉弄眼,乐不可支。佛祖尚未开讲,但大殿上下,已经躁动不安矣。

  佛祖平日说法,原极生动,真乃天花乱坠,娓娓动人。奇怪的是,今日也一反常态,愁眉苦脸。不但言语涩滞,辞不达意;外加呵欠连天,有限难睁;精神委顿,没精打采。众仙佛更是心怀疑虑,各有议论。

  忽见侧厢中闪出旃檀功德佛,稽首问道:“敢问佛祖,为何面带戚容,是否贵体欠安?”

  原来唐僧为人,最为忠厚。今见佛祖举止如此反常,未免关心动问。

  佛祖叹道:“汝等有所不知,近日以来,这西牛贺洲一带的凡人,颇为活跃。放出若干物件,直上西天。此等物件,有长有短,有圆有扁。有的遍体发光,有的喧哗作响。那飞得高的,几乎撞坏了灵山的门楼。吵得我日夜不安,睡眠不足,是以精神不济也。”

  原因既明,药师佛出班请安,跪在佛祖面前,凝神屏息,为佛祖按脉诊断,诊断既毕,从药囊中摸出药物,解释道:“佛祖六脉燥动,此乃睡眠不足,肝火上行之故。此种病症,凡间称为神经衰弱。宜服蜂皇浆一瓶,镇静剂两片,维他命C十片。此种药物,均系从下界进口。据广告宣称乃是根据宫廷秘方监制,其效如神!”

  伺候佛祖之阿傩、伽叶两菩萨奉上可口可乐一杯,佛祖服药之后,果然情况好转。于是众仙佛均放下心来,合十于胸,齐颂佛号。

  燃灯古佛须眉皆白,老态龙钟,修养功力最深,此时也忍不住开言道:“这下界凡人确实太不像话,恃雕虫小技,亵渎天庭;创新声淫乐,自甘堕落!真是世界日下,人心不古!”

  佛祖叹息道:“这乐声……这乐声确实也是旷古未闻。师涓可在?”

  乐声优仙师跪奏道:“请佛祖训示!”

  佛祖道:“你曾为殷纣王乐师,是流行音乐的始祖,不知你是否可以分辨这下界音乐属于何种流派?为何听者个个动容,心神不定。”

  师涓答道:“弟子愚昧。当年虽曾作过靡靡之乐,百里之舞,但比之于今日的摇滚音乐、迪斯科舞,实在是自愧勿如!”

  降龙、伏虎二罗汉义形于色,上前启奏道:“现今凡人如此放肆,终有一日要进扰天庭,我等愿率天兵天将出征,将这些飞行物体尽行捣毁,将那些发出噪音的乐师处以极刑,略施警惩,以保太平。”

  观音菩萨闻言大惊,急忙道:“阿弥陀佛!佛家严禁动嗔念,汝等岂可如此莽撞?而且那些物体飞起来如同风驰电掣,汝等望尘莫及,岂是它们的对手?凡间唱流行歌曲者亿口同声,又岂是汝等所能诛灭?我看还是紧闭山门,来个眼不见心不烦,由他去吧。”

  那金顶大仙也出班素道:“佛祖明鉴,这下界凡人何以要造出此等物件,必有原因;而且他们不修真养性,居然能白日飞升,其中必有奥妙。即以音乐而言,姑不论其内容,这些乐师并无千里传音之神通,为何却可以将声音播出万里之遥,这也应有一道理,依弟子愚见,我们应派出一两名仙佛,到下界去探究一番,再行定夺。”

  熟悉历史的看官当然记得,这金顶大仙居住在灵山脚下的玉真观,接近下界,耳濡目染,接触过不少新奇事物,是以有此开明之见。

  佛祖大慈大悲,大智大慧,略一思考,已得真谛,乃开言道:“此言甚是!旃檀功德佛,汝当年曾经西游取经,见多识广,这派出使者之事,就由你处置可也。”

  唐僧合十道:“谨遵师命!”

  佛祖挥手道:“今日讲经至此止,汝等可回房休息。”

  于是大众合掌皈依,口诵佛号而散。

  这正是:

  

  佛祖宣讲殿堂中,天花飞雨不凡同。

  说尽往昔千秋事,又谈来世无穷功。

  惟有今生无交代,参禅打坐苦修行。

  今日凡尘传信息,科技文化引人惊。

  

  这天堂生活,何等平静。众仙佛、众菩萨、众金刚除了偶尔听讲,就是在各种办公堂里办永远也办不完的公。此种办公堂成千累万,名号繁多,如化缘堂、缘化堂、写经堂、经写堂、斋饭堂、饭斋堂、钞计堂、计钞堂、异域堂、域异堂、内务堂、务内堂……等等,等等,若非真神仙,任何人也无法知其确切数目和功用。而且堂下有房,房下有室,室下有支,千变万化,令人目眩心醉。加以此种办公堂又经常随精简机构之整顿而巧换名目,繁殖后代,如此折腾,就是真的大罗神仙,有时也会弄得晕头胀脑,坠入迷魂阵中。

  众仙佛平日端坐办公堂里,传小道消息,讲社会新闻,拟呈文,看邸报,日子过得十分逍遥。今日既闻佛祖传旨,要派人去下界考察,未免尘心大动,人人自量,个个深思,看有无诀窍,能被唐僧选上,蜂房似的一间间办公堂里,倒充满了一种紧张而期待的气氛。

  为人老实的唐僧,并不了解众仙佛之心理。回到禅房,取出纸笔,正欲考虑下凡人选。忽听有人咳嗽一声,唐僧抬头一看,却是燃灯古佛拄杖而入。

  唐僧作礼道:“师父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燃灯古佛笑道:“今日天气甚佳,我久坐大殿也有点发闷,所以出来走走。圣僧,佛祖命你组织仙佛代表团……”

  唐僧惊道:“启禀师父,佛祖仅言派出使者赴下界考察,并未指示要组织仙佛代表团。”

  燃灯古佛微微一笑道:“圣僧,恕我卖一句老,你成正果上天堂的时日还浅,这上面的原则性的指示,就看你怎么体会啰!”

  唐僧凛然道:“谢谢师父教诲。”

  燃灯古佛道:“这次要去的西牛贺州,是有名的花花世界。声色犬马,不比寻常;潜移默化,胜似地狱。所以这仙佛代表团的团长,应从资格最老、修养最深之仙佛中挑选,方为恰当。”

  唐僧肃然道:“师父所言极是!”

  燃灯古佛义形于色,厉声道:“在此关键时刻,我虽已退居后殿,但仍然愿意担此重任。”

  说毕,由于情绪激动,以致喘息不已,喉管中一团浓痰咯咯有声,挣扎半晌方能吐出。

  唐僧闻言,感动已极,道:“师父德高望重,深居简出,平日就是一般比丘僧众,也难得一睹仙颜。现在甘愿跋涉万里,为佛祖分忧,为灵山造福,弟子深为佩服。这团长一职,可以说非师父莫属了。”

  燃灯古佛严肃地点头道:“唔,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拼着这把老骨头,走一趟吧!”说毕,蹒跚而出。

  唐僧送走古佛,刚刚坐定,却听见有人叫道:“圣僧,有好事就忘了我么?”唐僧急起身看处,那个人:

  

  大耳横颐方面相,肩查腹满身躯胖。

  一腔春意喜盈盈,两眼秋光波荡荡。

  敞袖飘然福气多,芒鞋洒落精神壮。

  极乐场中第一尊,南无弥勒笑和尚。

  

  唐僧见了,急忙作礼道:“东来佛祖光临,必有见教。”

  弥勒佛笑道:“莫要多礼,闲来无事,串串门而已。圣僧,你在忙些什么?”

  唐僧道:“正在考虑派遣仙佛代表团下凡之事。团长一职,想烦燃灯古佛屈就。”

  弥勒佛道:“团长虽然重要,副团长却是责任更重,他一定要面容和善,性情随和,通晓礼节,广交朋友。圣僧,这种人选可不好找呀!”

  唐僧一听,此言确实有理,思考一会,忽然悟道:“师父,你笑容不断,人见人爱;肚大能容万物,善恶是非兼包;家家供奉,户户烧香。这副团长一职,你是最合适不过了。”

  弥勒佛闻言哈哈大笑道:“圣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此乃佛家名言。我虽生性疏懒,但既承你信任,也只有勉乎其难罗!哈哈哈哈哈哈!”

  唐僧道:“谢谢师父!”

  弥勒佛道:“圣僧不必客气,不再叨扰,就此告辞。”说毕,笑呵呵自顾走了。

  唐僧拈笔舒纸,刚刚写下仙佛代表团正副团长的名字,却见阿傩、伽叶两菩萨连袂而入。原来这灵山之上,个个都是胸襟开朗之仙佛,人人均无隐私权(Privacy)可言,是以即算是个人休息的寝室之地,也是门户洞开,来访者任何时间均可进入,既无事先约定之累,更无礼节性敲门之烦。如此方便,人间哪能比拟?

  寒暄已毕,阿摊见唐僧正在写字,问道:“圣僧如此勤奋,还在翻译经卷?”

  唐僧道:“非也,弟子正在考虑去西牛贺州考察之人选。”

  伽叶拿起桌上名单一看,念道:“仙佛代表团……好!好名字!不足之处是这名字内容含混,而且不够气派。”

  唐僧道:“请菩萨示知。”

  伽叶道:“如能改成‘西天极乐世界众仙佛赴西牛贺州综合考察团’岂不更妙?”

  阿傩道:“我建议再加上‘第一届’更好!”

  伽叶拍掌道:“妙!妙!有第一届,就有第二届,第三届……本届没有去的,下届还可以去;去过了的,再下届也可以去!”

  唐僧用笔记下“西天极东世界众仙佛赴西牛贺州第一届综合考察团”,行礼道:“谢谢菩萨指教。”

  阿傩又道:“既然是考察团,有正副团长,自然应设正副秘书长。这正副秘书长之职……”

  伽叶接口道:“师兄担任佛祖秘书多年,精通文书,善于体会佛祖意图,此次如愿出山,我看圣僧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人选了。”

  阿傩微笑道:“师弟,那副秘书长,就只有请你屈就了。”

  唐僧点头不迭,连声道:“弟子立即记下,立即记下!”

  刚刚送走阿傩、伽叶,门外传来沉重之脚步声,原来降龙、伏虎二罗汉扬长而入。唐僧知道此二神权力极大,很不好惹,赶忙起立招呼。二位罗汉是直性子,开门见山道:“唐僧,此次组团去西牛贺州,保卫工作极为重要。众仙佛下凡,要是出了一点差错,你可担当不起呀!”

  唐僧听毕,不由额上冒出冷汗:“请两位罗汉帮帮忙,想个办法!”

  降龙罗汉大咧咧地道:“好吧,念你平日为人老实,不为难你,我兄弟二人就辛苦一趟,随团前往吧!”

  唐僧如释重负,赶紧写下两位罗汉的名字,欠身道:“谢谢两位罗汉舍身相救!”

  降龙伏虎二罗汉脚音刚刚消失,药师佛又出现在门口。只见他一手提药囊,一手转动三枚保健球,先将坐椅吹拂干净,然后坐下。唐僧再傻,此时也知来意。乃问道:“佛爷大慈大悲,想必是为下凡考察之事而来。”

  药师佛道:“正为此事!这西牛贺州一带,气候反常,水土不同,食物古怪,大气污染。为了保证众仙佛健康,随团医生,是万万不可少的!”

  唐僧一想,此事确实也疏忽不得,乃道:“弟子考虑不周,望师父指教!”

  药师佛道:“佛祖经常教导我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由我去照顾他们吧。”

  唐僧大喜道:“有师父同去,佛祖可以放心了。只是劳动师父,弟子不安。”

  药师佛叹气道:“唉!谁叫我是医生呢?”

  唐僧送走药师佛以后,心知此事并未了结,干脆不再回房,就站在禅房前等候。果然片刻之间,妙音声佛姗姗而来。诸位看官有所不知,其它佛爷都是男身,惟有妙音声佛是女像,是以容貌娇艳,语言动人。见到唐僧以后,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先来一声“古貌林”(good morning),方始问道:“圣僧今日似乎有点什么心事?”

  唐僧道:“奉佛祖谕旨,准备挑选几名仙佛下凡考察。但此事之复杂,出人意表,是以感到伤脑筋也。”

  妙音声佛道:“圣僧,你如不嫌弃,我倒有一言相告。”

  唐僧道:“请赐教。”

  妙音声佛道:“圣僧,组团考察,语言第一重要。语言不通,你考察什么?”

  唐僧一想,这一点实在太重要,没有翻译,还能叫什么考察团?心中感激妙音声佛,乃道:“弟子考虑不周,只有请求师父协助!”

  妙音声佛道:“我门下二十揭谛,个个精通下界英、德、日、法、意、俄、西诸国语言,此次就要他们随团服务吧!”

  于是唐僧将妙音声佛请到房里,用心记下二十揭谛的名字,方才再三称谢,送走客人。

  自此以后,清净喜佛、毗卢尸佛、宝幢王佛、无量寿佛、接引归真佛、金刚不坏佛、宝光佛、尤尊王佛、精进善佛、宝月光佛……等等,等等,接踵而来。资格一个比一个老,理由一个比一个强。或慷慨陈词、或谆谆善诱,使唐僧感到却之不恭,缺一不可。如此下去,考虑越来越周到,名单也越开越长。等到次日在宝莲台下晋见佛祖时,所列“西天极乐世界众仙佛赴西牛贺州第一届综合考察团”之人数,已经超过百人矣!咦,这正是:菩萨心肠不一般,身在天堂愿下凡。毕竟不知佛祖能批准此团否,且听下回分解。



文丨叶之秋读书(微信公众平台)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119.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