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解水浒传】武松为何走上行凶杀人之路?

【新解水浒传】武松为何走上行凶杀人之路? 武松 新解水浒 第1张

  武松年轻的时候就很不靠谱,20岁出头在家乡清河县喝醉了酒和人争执,一句话说不到一块就挥拳打人,一拳头下去把人打晕了。武松以为那人死了,就远走高飞,抛下矮小懦弱的哥哥,流浪江湖,投奔到柴进门下避难。一晃一年多,听说那个仇家竟然没死,就大着胆子回家。半路上打死了景阳冈上的老虎,成了英雄,受到县长大人的接见。县长大人看武松威猛,尤其是把打虎的奖金30万发给武松,武松竟然全都分给猎户,让县长大人非常欣赏。不爱钱的人,肯定是办实事的人,县长大人就抬举武松做了阳谷县的步兵都头。一个有前科的逃犯,转身一变成为国家公务人员。


  武松是个重感情的人,对赏识自己的县长大人感激涕零,忠心做事,勤勉有加,后来还顶着凛冽寒风为县长大人护送个人物品到京城。没想到一走几个月,兄长武大就被人害死。武松很生气,但是武松没有冲动。


  武松担任公务人员已经有段时间了,武松了解法律,相信法律。何况武松大小也算是个领导,县长大人都特别分派给武松两个勤务兵,端茶递水贴身伺候。在为县长大人干私活回来后,武松没有回家而是先禀报县长大人,公务为先。县长很高兴,给了武松一笔丰厚的奖金,还专门宴请武松,好酒好菜招待。


  在阳谷县武松还是有分量的。


  由于武松是政府干部,也相信自己在阳谷县的能量,一开始,武松选择了走法律路线,为哥哥申冤。


  武松回到家中,看到哥哥灵牌,心中大惊,可是脸上很平静,详细的询问嫂嫂潘金莲哥哥死去的前因后果。潘金莲的回答漏洞百出,武松也不戳穿,以免打草惊蛇。当听说将自己哥哥尸体抬出去烧化的是何九叔,武松就假托自己去县衙签到,出门去了。找到何九叔时,武松恩威并用,一面拔出尖刀让何九叔说出实情,一面动之以情说绝不会伤害无辜的人。何九叔拿出武大一截没有烧化的骨头,骨头酥黑,明显是不正常死亡。武松又问有没有其他证人,何九叔说郓哥也知情;武松再问究竟谁是奸夫,何九叔明确告诉就是西门庆。


  然后武松找上郓哥,详细问了情况,确认有郓哥和何九叔做人证,有兄长武大中毒的尸骨做物证,证据确凿,可以上告了,于是武松带上两人,正式告状。


  县长大人看到是武松告状,就接受了案子,可是告的是西门庆,这西门庆财大势大,和县衙上上下下包括县长大人都有金钱往来,县长大人为难了。县长和县里其他几个领导商量很久,然后拒绝立案。县长大人的回答包含个意思:一,武松你是公务人员,可是怎么对法律不熟悉呢?这通奸要抓奸在床啊,何况你哥哥武大的尸体又没有了,怎么查验呢?二、我可不能太偏向你,总不能你说人家西门庆杀人就杀人了吧?


  县长大人很精明,也貌似很有道理,更像很体贴武松。武松反复争辩,县长大人让武松先回去,自己要和众位领导再研究研究。


  就在这天,西门庆已经知道了消息,连忙到县衙上上下下打点,县长大人的口风便完全倒向西门庆了。县长大人甚至搬出孔圣人的话来,说就算是自己亲眼看到的许多事情还不一定是真的,何况你只是道听途说呢?何必一定要和西门庆做对呢?县政府负责法律咨询的干部也说,像这种人命大案,一定要尸、伤、病、物、踪五个条件齐全才可以正式立案,才能抓捕嫌疑犯审问。


  武松此时,心里就明白了。武松多精明的人,走南闯北这么久,在柴进门下早就看透了世态炎凉,他当然明白县长等人为什么有这样的态度。


  在那个混乱的年代,所谓法律,所谓公义,只是官吏们手中敛财的工具。而武松所倚仗的能量、县长大人的信任,在西门庆的糖衣炮弹面前不堪一击。西门庆可以给县长大人源源不断的经济支持,而武松呢,只是一个护卫,一个打手,一个普通职员,是靠县长大人吃饭的。两人在县长大人的心中地位相差太悬殊。


  看透官府黑暗的武松,放弃了常规的法律途径,改用以暴制暴的方式为兄长申冤。而武松杀嫂,并非蛮干,同样显现出他作为一个公务人员对法律的了解,武松非常清楚,同样是杀人,怎么做可以让自己的杀人罪行减到最低。


  武松强行请来四邻作证,并且逼问潘金莲整个事件的详细经过,让邻居一一写下来,并让潘金莲和王婆签字画押,使得这份供词具有法律效应。然后,武松一刀杀了潘金莲,然后出门杀了西门庆,最后押着王婆,带着邻居到县政府告状。


  武松提着两颗鲜血淋淋的人头穿过阳谷县城,整个县城都轰动了,无数人前来观看,当年打虎英雄武松的威风过去,和今天当街杀死大款西门庆的辉煌事迹,让无数男女倍感兴趣。中国人总是仇富贵,怜贫弱,何况西门庆确实是阳谷县一霸。百姓的呼声几乎是一边倒,全力支持杀人凶手武松。


  阳谷县县长大人听说武松事情之后,吓了一跳。这件事情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由一件单一的杀人事件,转变成了轰动全县的政治风波,自己处理不好就很可能让本就已经不满政府的百姓将抨击的矛头转向自己。官商勾结,贪污腐败,这样的评价一旦由私下议论变成公开标语,自己的政治前途就将毁于一旦。


  何况此时西门庆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再调动西门庆庞大的关系网来左右舆论,控制风潮了。于是县长大人积极行动起来,派出人马盘查每一个涉案人员,到杀人现场验明情况,一贯拖沓的阳谷县办公风气在那天总算是雷厉风行了一回。


  县长大人用自己行为,明确的告诉所有百姓,自己和恶霸商人西门庆没有任何关系,自己对这种道德败坏的坏蛋恨之入骨。县长大人迅速撇清了和西门庆的关系。金钱很重要,但是官帽更重要,保住官帽才能拥有金钱。官商勾结中,商人西门庆最终成为牺牲品。


  为了进一步表明自己的立场,县长大人继续发挥自己随意揉捏法律的本事,窜改武松的供词,把武松杀嫂,改成武松祭奠亡兄,可是嫂嫂潘金莲不允许,产生争执,潘金莲推倒武大灵牌,武松为了保护灵牌,一时误杀潘金莲。而西门庆和潘金莲通奸,前来为情妇撑腰,互相不服,扭打到狮子桥,然后斗杀死亡。


  县长大人的改动,把武松杀嫂的的性质完全改变了。


  在古代,讲究“百善孝为先”即便是嫂嫂和人通奸,但是长嫂如母,杀嫂依然是大逆不道。但是在县长大人改动之后,潘金莲不容祭祀已经违背礼法,推导灵牌更是冒犯夫权,已经不够资格做武松的嫂嫂。此时武松杀死的只是一个和自己有争执的女人,一个和别的男人通奸的道德败坏的女人。


  而当初武松是蓄意杀死西门庆,要知道虽然在民间通奸有什么“浸猪笼”“沉潭”之说,但那是私刑,按照唐宋律例是重罪但罪不至死。县长大人改动之后就变成双方有争执,互相扭打,谁都可能死掉,杀死西门庆就属于正当防卫了。


  于是,杀死两条人命的武松,只是被判打四十板子,刺配孟州了事。


文丨微信公众号(叶之秋读书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1640.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