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解三国演义】一策一表一尽瘁,千古一相一卧龙(下)

【新解三国演义】一策一表一尽瘁,千古一相一卧龙(下) 诸葛亮 三国演义 新解三国演义 第1张

  七、秋风五丈原


  蜀汉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春,孔明联合东吴,最后一次出师北伐,以流马运粮,由斜谷出,与司马对峙于渭南五丈原。此次北伐,为解决蜀军运粮困难问题,孔明破天荒的采取了在魏国境内屯田的战略举措。


  看到蜀军竟然大咧咧的在自己眼皮底下屯田,司马心里之别扭,可想而知。然想到三年前自己曾被孔明认真修理一番,万丈怒火,却也不得不冷却冷却。无奈之下,只好坚守不出,甚至在孔明送其巾帼衣物、肆加羞辱之后,也只得玩了一套千里请战的把戏——先向魏明帝数次请战,魏明帝也是出于全局考虑,命令辛毗前往前线,制止魏军出战[37]——这样一来,司马更有理由坚守不出,又可借机弹压军中不满情绪,可谓一举两得。后来蜀汉使臣使魏时,言谈中不慎泄露了孔明身体状况欠佳的军事机密(读史及此,颇有想扁了这个二百五使臣的冲动),司马认定孔明已来日无多,更是坚定了固守的信心。


  有相当一部分朋友认为,司马这种做法,全是为自身考虑,务在保全自己,毕竟“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魏国重用司马,全因孔明西线的军事威胁,若司马击灭孔明,则自身即无利用价值,恐怕就要被烹了——说起来倒像是司马深谋远虑,其实不然。孔明殁后,司马不但没有被烹,而且还受命东征公孙渊,与魏明帝言谈间,颇为自信满满,哪有什么韬光养晦的架势——这时他怎么不怕被烹了?征伐期间魏明帝更是对其信任有加,后来更是和曹爽一齐成为魏明帝的二位托孤大臣。横看竖看,也没有司马要被烹的架势——毕竟此时天下远未平定,魏帝总不能因为刚去了某心腹大患就开始烹人。


  其实司马坚守不出,未必全是胆怯。孔明在魏军三路伐蜀时,也没选择主动出击敌军主力,不过呆在家里看着魏军美滋滋的洗了一顿淋浴而已。不过考虑到司马和孔明的交战史,司马一直没有占孔明上风,反而损兵折将不断,上面已经提到汉晋春秋记载司马被孔明斩甲首三千级,中军使用的高级防具、武器(玄铠、角弩)损失极多,后来司马派大将张郃追赶孔明,更是断送了张郃残生,一代名将就这么变成了蜂窝煤,如果当时是司马亲自去追的话——想来司马念及这一点,脊背都会直冒冷汗。这就客观说明了司马并非单单是出于战略考虑避而不战,也实在是有没把握与孔明交兵并战而胜之的原因在内。诸位不妨换位思考一下,若是在下率领同样数量的蜀军与司马对峙五丈原,司马还会同样避战不出否?恐怕是在下的脑袋早被扔到魏明帝面前了。


  因此孔明第五次北伐,司马缩头不战,的确是战略上的最佳选择,不过原因不仅仅是出于战略考虑这般冠冕堂皇,还由于司马用兵确实略逊于孔明一筹,观其之前对孔明的战绩,不难得出此结论。由于司马实在对孔明没什么获胜的把握,也只能用这一招慢慢拖了。


  最终天不与寿,瑟瑟秋风之中,孔明病逝于五丈原,享年五十四岁,一时天地同悲。


  孔明逝世后,还有一个插曲。孔明遗命由杨仪、姜维等率蜀军撤军,司马见蜀军退兵,结合前面自己认定孔明已经蹦达不久的判断,认定孔明已逝,遂率军出战,想捡个大便宜(这也从反面印证了司马确实没把握击败孔明),结果姜维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命令杨仪挥师反攻司马,结果司马一下愣神了——莫非是孔明诈死,诱自己出战?眼前一下浮现了张郃那蜂窝煤般的凄惨之状,于是乎,撒腿跑的比兔子还快。后蜀军入谷发丧,司马方知孔明确实逝世,又听说当地老百姓嘲笑自己“死诸葛吓跑活司马”,无奈只好自我解嘲,打着哈哈说:“我能想到他活着,哪能想到他死了”[41]——不久前认定孔明蹦达不了几天了的那份从容和自信,通通飞到爪哇国去了。


  此次战役,司马曾在给他弟弟司马孚的家书里面一顿神吹:“亮志大而不见机,多谋而少决,好兵而无权,虽提卒十万,已堕吾画中,破之必矣。”结果却是被死诸葛吓跑,想来颇为郁闷,于是视察孔明留下的营垒处所,终于发出发自内心的由衷赞叹:“天下奇才也!”后来南宋思想家陈亮曾说司马此叹乃“恍然自失,不觉其言之发也,可以观其真情矣。”可备参考。


  八、孔明北伐对两国经济的影响


  孔明治国,强于用兵。在不断北伐魏国的同时,孔明也没有忽视对蜀汉经济的治理,从而为北伐打下了良好的经济基础。五次北伐,战争均在魏国土地上展开,蜀汉经济除去军费开支外,并未受到任何破坏。史载孔明“外连东吴,内平南越,立法施度,整理戎旅,工械技巧,物究其极,科教严明,赏罚必信,无恶不惩,无善不显,至於吏不容奸,人怀自厉,道不拾遗,强不侵弱,风化肃然也”、“黎庶追思,以为口实。至今梁、益之民,咨述亮者,言犹在耳,虽甘棠之咏召公,郑人之歌子产,无以远譬也”、“诸葛亮之为相国也,抚百姓,示仪轨,约官职,从权制,开诚心,布公道;尽忠益时者虽雠必赏,犯法怠慢者虽亲必罚,服罪输情者虽重必释,游辞巧饰者虽轻必戮;善无微而不赏,恶无纤而不贬;庶事精练,物理其本,循名责实,虚伪不齿;终於邦域之内,咸畏而爱之,刑政虽峻而无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劝戒明也”、“亮之治蜀,田畴辟,仓廪实,器械利,蓄积饶,朝会不华,路无醉人”


  孔明作为中国历史上最为杰出的政治家之一,该结论众皆无异议。因此孔明的治国在下无需赘言,上面所给出时人的评价,便可说明一切。由于孔明不断北伐的同时注重治理国内经济,整顿吏治,是以蜀汉百姓负担虽重,但是由于蜀汉政治清明,孔明及其继承人以身作则、廉洁自律,采取了一系列减轻农民负担的措施,从而使国内阶级矛盾得到缓和,国内经济运转良好,民众几无怨言[十一]。


  上面观点一个有力的证据就是孔明殁后,蜀汉百姓纷纷要求为孔明立庙,四时祭祀,由于这一要求不合礼仪(昭烈此时都尚未立庙),被朝廷拒绝,于是百姓冒着与朝廷闹翻的危险——这搞不好可是要丢脑袋的——私下祭祀,直到后来朝廷允许在汉中沔阳立庙,达成妥协为止。试想,若孔明穷兵黩武,导致国内经济萧条,民不聊生,怎会有百姓提出祭祀孔明的请求?——历史上的独夫民贼,哪个曾享有此等待遇?蜀中百姓为孔明戴天孝的习俗流传千年,武侯祠至今香火不绝,拳拳民心,可知矣。


  孔明的继承人蒋琬、费袆同样继承了孔明治国的政策,蜀汉经济继续保持良好势头,史书对二相也是赞不绝口。即使在二相先后辞世十余年后,即蜀汉灭亡时,经过昏庸的后主和宦官黄皓努力地败家挥霍,蜀汉经济仍然令人羡慕的流哈啦子如庐山瀑布。史载蜀汉亡时,仍库存锦绮采绢各二十万匹,共八十万匹丝织品。三国币制崩坏,后期通行货币主要是粮食布匹和丝织品,三国统一时晋武帝发给吴主孙皓的工资,便是金属货币、粮食、丝织品并列。八十万匹丝织品,可想而知蜀汉富裕到什么程度,也可以想象孔明及其继承人给蜀汉留下了何等的财富。总之,孔明北伐,并没有像某些网友想象的那样,给蜀汉经济带来了致命打击。


  反观魏国经济,倒是刚刚从中原战乱有所恢复,便在孔明不断北伐的打击下,出现了经济萎缩的情况。毕竟孔明把战场开在了魏国土地上,魏国为击退孔明,到处调兵遣将,军费开支浩大。司马征公孙渊时,仅仅出兵四万,诸大臣便认为难以支撑。


  然而孔明每次进攻,边地驻军抵挡不住,魏国不得不调用大规模的中央军,名将张郃、司马先后赴西线救火,魏明帝曾对司马说西线局势非卿不可,司马的弟弟司马孚亦有西线局势需调遣中央军之言论。至于调兵数量,张郃攻街亭时人马是五万,救陈仓时为三万,孔明二出祁山,司马督雍凉兵马更是高达三十万之多,晋书。食货志提到“于时天下未并,戎车岁动”可谓恰如其分。因此,魏国与孔明北伐开练的军事开支确实是国库开支的大头,消耗之大,可想而知。加上孔明北伐频频祸及魏关中地区,役供费巨,由于关中地区是魏国传统经济区,关中受累即牵一发动全身,难免会放缓魏国整体经济复苏的步伐。


  魏明帝在孔明北伐时,想修整一下宫殿都不行,孔明逝世后,洛阳工程立即上马。在魏臣辛毗、杨阜的奏章中,不止一次提到孔明北伐造成的经济困难,另外部分魏臣的传记中也提到相关情形[52]。由于这些全部是魏国自己的资料,其中更有奏折这种第一手资料——而非蜀吴传抄夸大——孔明北伐时期,魏国经济情况之糟糕,可明矣。尽管魏国经济萎缩不能全部归功于孔明北伐,然而孔明北伐的频繁袭扰,确实给魏国经济的休养生息、持续发展蒙上阴影。由是观之,孔明北伐对魏国经济而言,确实是上兵伐谋之举。


  九、孔明北伐成败分析(兼议孔明的军事能力)


  从战术角度来看,孔明北伐所得,确实有限,土地仅夺魏国二郡,虽不能说是寸土未得,但相较魏国九州,实为九牛一毛。歼敌斩将,除魏延入西羌和第四次北伐大破司马两役外,没有其他大规模歼敌的记录,虽杀魏将张郃、王双,但考虑到魏国人才的补充速度,同样意义不大。缺乏过硬战绩的支持,这是孔明无法跻身于中华一流名将行列的最主要原因。


  不过孔明在平定南中和五次北伐中,确实多次体现了自己的军事才能。陈寿言孔明“治戎为长”,即指孔明善于治军——此为军事家的重要才能之一。至于“奇谋为短”,是相对于其“治戎为长”而言,并不说明孔明不善“奇谋”或没有“奇谋”——南征短期内即收服南中民心;一出祁山,声东击西;攻打陈仓,牵制魏军,围魏救赵;二出祁山更是令王平孤军拖住张郃,并军一向,直取敌酋,打的司马抱头鼠窜——此皆孔明之奇谋。至于子午谷一事,上文已有分析,此不赘言。


  孔明去世后,司马视察孔明留下的营垒,发出“天下奇才”的感叹;蜀亡时,钟会征蜀,亲至孔明庙祭奠,并对孔明墓加以重点保护——敌人的看法,往往更有说服力。一国将领对敌国已故统帅如此尊敬,在中国历史上绝不多见。而且裴注所引时人之言,更是对孔明的军事才能多所褒美。


  另外,孔明的军事理论也在中华军事历史上留下了灿烂的一页,后世兵书,多有托孔明者。著名的“武经七书”之一:《唐太宗李卫公问对》的作者——两位中华超一流名将唐太宗和李靖,更是对孔明的军事能力和军事理论推崇备至。曾有统计,该书中涉及到的军事家有十七人,多次被提到的军事家有八人,被问及的次数如下:孙武21问、孔明13问、姜太公9问、曹操6问、司马穰苴5问、管仲3问、吴起3问、韩信3问。由此可管窥孔明在军事史上的地位。


  综上,孔明具备优秀的军事能力、对后世影响极大的军事理论、以及相对平淡的军事战绩,当然孔明的军事才能受客观诸方面原因所限,比起陈庆之七千白袍的潇洒、韩信背水一战的从容,还是有一定差距。综合考量,在下认为孔明作为军事家,在中华名将中居于二流中间的位置,在三国略高于司马,逊于曹操——当然,在泱泱中华如星辰般璀璨的名将中排名二流,已经是极为难能可贵。以上皆系个人观点,还望各位指正。


  以上为战术角度。然而从战略角度考量,孔明北伐是成是败,则颇为值得商榷。


  世人多以孔明北伐未能实现出师表既定的“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的战略目标,即认定孔明北伐在战略上也是失败的,事实上,这是未能详细分析三国志。诸葛亮传的缘故。


  请注意下面这段话:“亮之素志,进欲龙骧虎视,苞括四海,退欲跨陵边疆,震荡宇内。”


  陈寿用曲笔这一史家笔法,委婉的道出了孔明的战略意图——即孔明的北伐战略,是包括两个层次的:高层次的战略意图即出师表的扫灭魏国,兴复汉室,这个通常为世人所关注;另一个战略意图则是低层次的,即在敌众我寡,无法兴复汉室的情况下,起码要做到震动魏国,使其不能对蜀汉加兵,以保蜀汉不亡,保留汉室的火种。


  这就好比我朝最高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不过在目前客观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低层次的目标就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使中国跻身富强、民主、文明的中等发达国家之列——同属高层次的战略目标无法实现,退而求其次,实现低层次的战略目标。


  如上所言,高层次的战略意图,孔明显然是没有实现,不过,孔明至少实现了北伐低层次的战略意图,通过不断袭扰魏国,使其疲于奔命,经济严重受损(考虑到经济学中的乘数效应,受损的经济总量,在实际中会被放大数倍,欲想恢复,需要更长时间的休养生息),再无暇顾及兵伐蜀汉。换言之,孔明是通过主动出击,御敌国门之外,拖慢对方的发展,使蜀汉避免坐以待毙(此为低层次的战略意图)的同时,苦苦寻觅历史契机,以求实现高层次的战略意图。两个战略意图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共同统一于孔明的北伐实践中。


  事实也的确如此,孔明殁后,魏国长期没有向蜀汉用兵,一方面孔明提拔的继承人蒋琬、费袆、姜维尚在,继续孔明发展蜀汉经济,吏治清廉的政策,蜀汉国力未可小视。另一方面,魏国尚未从孔明北伐对魏国经济的沉重打击中恢复,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或曰孔明北伐搞垮了蜀汉,然孔明逝世后,魏国为何不立即出兵攻灭蜀汉,而是一直等到孔明的继承人都死光光后十余年才进行呢?答案不言自明。


  直到魏正始五年(公元244年),魏大将军曹爽举兵伐蜀,而且此次伐蜀并非魏国已万事俱备,不过是曹爽利欲熏心,想借此在仕途上大捞一票,对抗司马懿罢了[55]。结果是蜀军严阵以待,曹爽轰轰烈烈伐蜀的结局跟他老爸比,半斤八两而已。后来魏嘉平元年(公元249年),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事变,诛杀曹爽[56],迈出了司马氏篡魏的第一步,此举激起魏国旧臣的强烈反抗,先后发生了淮南三叛,司马氏忙于平定内乱,更是无心加兵蜀汉。直到蜀汉炎兴元年(公元263年),司马昭才出兵灭蜀,此时,已是孔明逝世三十年后了,蒋琬、费袆早撒手人寰,蜀汉宦官专权,朝政腐败,独剩姜维一木难支——此等局面,总不成还是让孔明北伐来负责任吧?相反,孔明生前的北伐战略布局,加上其继承人的继承和发展,又保蜀汉多生存了许久时日,直至蒋费二相辞世,蜀汉才走上不归路。


  综上所言,孔明在敌我力量众寡悬殊的情况下,生前以一州之地,屡屡欺凌大国,力保蜀汉不亡,已是十分难能可贵,其身后留下的战略布局、治国之策,又让蜀汉多支撑了近三十年。世人可以说孔明北伐确实没有成功,但是至少,孔明不是个失败者。


  引注:


  1、章武三年春,先主於永安病笃,召亮於成都,属以后事,谓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先主又为诏敕后主曰:“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三国志。先主传)


  2、在孔明全面掌握蜀汉军政大任之前,已先后多次指挥军事行动,计有:


  1、以军师中郎将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通典·职官志》有云:军师将军,有兵权,资浅者为军师中郎将)


  2、(先主)使关羽屯江陵,张飞屯秭归,诸葛亮据南郡,备自住孱陵


  3、刘备入蜀,诸葛亮留镇荆州


  4、夫人欲将太子归吴,诸葛亮使赵云勒兵断江,留太子——即著名的截江夺阿斗


  5、先主自葭萌还攻刘璋,召诸葛亮。亮率云与张飞等俱溯江西上,平定郡县。


  6、诸葛孔明至益州,战于石室。


  7、诸葛亮定德阳。璋帐下司马蜀郡张裔距亮,败于柏下。


  8、刘备东下,与孙权争三郡,留诸葛亮镇蜀中。时曹操取汉中,蜀中大惊,诸葛亮出屯江阳,布置抵抗,迅速控制了局势,使曹操知难而退。


  9、先主外出,亮常镇守成都,足食足兵。


  (以上6、8条出自《金缕子》——由琅邪中华文化论坛杨文理提供,7出自华阳国志,其余皆出自三国志)


  3、建兴三年,亮征南中,……谡对曰:“南中恃其险远,不服久矣,虽今日破之,明日复反耳。今公方倾国北伐以事强贼。彼知官势内虚,其叛亦速。若殄尽遗类以除后患,既非仁者之情,且又不可仓卒也。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原公服其心而已。”亮纳其策,赦孟获以服南方。故终亮之世,南方不敢复反。(三国志。马谡传裴松之注引襄阳记)


  4、亮至南中,所在战捷。闻孟获者,为夷、汉所服,募生致之。既得,使观於营陈之间,问曰:“此军何如?”获对曰:“向者不知虚实,故败。今蒙赐观看营陈,若祇如此,即定易胜耳。”亮笑,纵使更战,七纵七禽,而亮犹遣获。获止不去,曰:“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


  《华阳国志》也有相似记载:夏五月,亮渡泸,进征益州。生虏孟获,置军中,问曰:“我军如何?”获对曰:“恨不相知,公易胜耳。”亮以方务在北,而南中好叛乱,宜穷其诈。乃赦获,使还合军,更战。凡七虏、七赦。获等心服,夷、汉亦思反善。亮复问获,获对曰:“明公,天威也!边民长不为恶矣。”


  5、“诸葛亮移南中劲卒、青羌万余家於蜀,为五部,所当无前,号为飞军。即为无当飞军。王平任无当监。”(华阳国志)


  6、军资所出,国以富饶,乃治戎讲武,以俟大举。(三国志。诸葛亮传)


  7、东汉分十三州:冀、幽、青、并、司、兖、豫、徐、交、扬、荆、益、凉,后又分出雍州,三国时蜀汉占据益州,东吴占据扬州、交州、荆州(偷袭关羽,从蜀汉手中夺得),其余九州均为曹魏占据,其中,荆、扬长江北部亦属魏。


  8、甘露……二年夏五月辛未,镇东大将军诸葛诞杀扬州刺史乐綝,以淮南作乱……帝……乃表曰:“昔黥布叛逆,汉祖亲征;隗嚣违戾,光武西伐;烈祖明皇帝乘舆仍出:皆所以奋扬赫斯,震耀威武也。陛下宜暂临戎,使将士得凭天威。今诸军可五十万,以众击寡,蔑不克矣。”(晋书。文帝纪)


  9、遣宣王督张郃诸军,雍、凉劲卒三十余万,潜军密进,规向剑阁。(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郭冲五事)


  10、以曹真欲三道向汉川,亮命严将二万人赴汉中。(三国志。李严传)


  亮时在祁山,旌旗利器,守在险要,十二更下,在者八万。(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郭冲五事)


  亮率数万之众,其所兴造,若数十万之功,是其奇者也。(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袁宏论)


  孔明起巴、蜀之地,蹈一州之土,方之大国,其战士人民,盖有九分之一也,……提步卒数万,长驱祁山,慨然有饮马河、洛之志。(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吴大鸿胪张俨默记)


  11、是时朝臣未知计所出,帝曰:“亮阻山为固,今者自来,既合兵书致人之术;且亮贪三郡,知进而不知退,今因此时,破亮必也。”乃部勒兵马步骑五万拒亮。(三国志。明帝纪裴松之注引魏书)


  12、六年春,扬声由斜谷道取郿,使赵云、邓芝为疑军,据箕谷,魏大将军曹真举众拒之。(三国志。诸葛亮传)


  13、亮身率诸军攻祁山,戎陈整齐,赏罚肃而号令明,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叛魏应亮,关中响震。(三国志。诸葛亮传)


  14、谡违亮节度,举动失宜,大为郃所破。(三国志。诸葛亮传)


  谡依阻南山,不下据城。郃绝其汲道,击,大破之。(三国志。张郃传)


  谡舍水上山,举措烦扰,平连规谏谡,谡不能用。(三国志。王平传)


  朗素与马谡善,谡逃亡,朗知情不举,亮恨之,免官还成都。(三国志。向朗传)


  谡……大败於街亭。众尽星散,惟平所领千人,鸣鼓自持,魏将张郃疑其伏兵,不往逼也。於是平徐徐收合诸营遗迸,率将士而还。(三国志。王平传)


  15、(谡)才器过人,好论军计,丞相诸葛亮深加器异。……以谡为参军,每引见谈论,自昼达夜。(三国志。马谡传)


  16、先主临薨谓亮曰:“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君其察之!”(三国志。马谡传)


  17、令曰:“司马法‘将军死绥’一,故赵括之母,乞不坐括。是古之将者,军破于外,而家受罪于内也。自命将征行,但赏功而不罚罪,非国典也。其令诸将出征,败军者抵罪,失利者免官爵。”一魏书曰:绥,却也。有前一尺,无却一寸。(三国志。武帝纪)


  18、昭字伯道,太原人,为人雄壮,少入军为部曲督,数有战功,为杂号将军,遂镇守河西十余年,民夷畏服。……亮自以有众数万,而昭兵纔千余人,又度东救未能便到,乃进兵攻昭,起云梯冲车以临城。昭于是以火箭逆射其云梯,梯然,梯上人皆烧死。昭又以绳连石磨压其冲车,冲车折。亮乃更为井阑百尺以射城中,以土丸填堑,欲直攀城,昭又于内筑重墙。亮又为地突,欲踊出于城里,昭又于城内穿地横截之。昼夜相攻拒二十余日,亮无计,救至,引退。(三国志。明帝纪裴松之注引魏略)


  19、司马宣王治水军於荆州,欲顺沔入江伐吴,诏郃督关中诸军往受节度。至荆州,会冬水浅,大船不得行,乃还屯方城。诸葛亮复出,急攻陈仓,帝驿马召郃到京都。……遣南北军士三万及分遣武卫、虎贲使卫郃,……郃知亮县军无谷,不能久攻,对曰:“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计亮粮不至十日。”郃晨夜进至南郑,亮退。(三国志。张郃传)


  20、真以亮惩於祁山,后出必从陈仓,乃使将军郝昭、王生守陈仓,治其城。明年春,亮果围陈仓,已有备而不能克。(三国志。曹真传)


  21、《水经注。渭水注》——亦见于诸葛亮集,由琅邪中华文化论坛杨文理提供


  22、休果信鲂,帅步骑十万,辎重满道,径来入皖。鲂亦合众,随陆逊横截休,休幅裂瓦解,斩获万计。鲂初建密计时,频有郎官奉诏诘问诸事,鲂乃诣部郡门下,因下发谢,故休闻之,不复疑虑。(三国志。周鲂传)


  23、由琅邪中华文化论坛辽东管宁提供


  24、真以“蜀连出侵边境,宜遂伐之。数道并入,可大克也”。帝从其计。……真以八月发长安,从子午道南入。司马宣王溯汉水,当会南郑。诸军或从斜谷道,或从武威入。(三国志。曹真传)


  八年秋,魏使司马懿由西城,张郃由子午,曹真由斜谷。欲攻汉中。丞相亮待之於城固、赤阪,大雨道绝,真等皆还。(三国志。后主传)


  与曹真伐蜀。帝自西城斫山开道,水陆并进,溯沔而上。(晋书。宣帝纪)


  25、子午之役,霸召为前锋,进至兴势围,安营在曲谷中。蜀人望知其是霸也,指下兵攻之。霸手战鹿角间,赖救至,然后解。(三国志。夏侯渊传附夏侯霸传裴松之注引魏略)


  26、八年,使延西入羌中,魏后将军费瑶、雍州刺史郭淮与延战于阳溪,延大破淮等,迁为前军师征西大将军,假节,进封南郑侯。(三国志。魏延传)


  27、建兴八年,(懿)与魏延入南安界,破魏将费瑶,徙亭侯,进封高阳乡侯,迁左将军。(三国志。杨戏传)


  27、九年,亮复出祁山,以木牛运,粮尽退军,与魏将张郃交战,射杀郃(三国志。诸葛亮传)


  28、汉晋春秋曰:亮围祁山,招鲜卑轲比能,比能等至故北地石城以应亮。於是魏大司马曹真有疾,司马宣王自荆州入朝,魏明帝曰:“西方事重,非君莫可付者。”乃使西屯长安,督张郃、费曜、戴陵、郭淮等。宣王使曜、陵留精兵四千守上邽,余众悉出,西救祁山。郃欲分兵驻雍、郿,宣王曰:“料前军能独当之者,将军言是也;若不能当而分为前后,此楚之三军所以为黥布禽也。”遂进。亮分兵留攻,自逆宣王于上邽。郭淮、费曜等徼亮,亮破之,因大芟刈其麦,与宣王遇于上邽之东,敛兵依险,军不得交,亮引而还。宣王寻亮至于卤城。张郃曰:“彼远来逆我,请战不得,谓我利在不战,欲以长计制之也。且祁山知大军以在近,人情自固,可止屯於此,分为奇兵,示出其后,不宜进前而不敢逼,坐失民望也。今亮县军食少,亦行去矣。”宣王不从,故寻亮。既至,又登山掘营,不肯战。贾栩、魏平数请战,因曰:“公畏蜀如虎,奈天下笑何!”宣王病之。诸将咸请战。五月辛巳,乃使张郃攻无当监何平於南围,自案中道向亮。亮使魏延、高翔、吴班赴拒,大破之,获甲首三千级,玄铠五千领,角弩三千一百张,宣王还保营。(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


  29、遣宣王督张郃诸军,雍、凉劲卒三十余万(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郭冲五事)


  30、天子曰:“西方有事,非君莫可付者。”乃使帝西屯长安,都督雍、梁二州诸军事,统车骑将军张郃、后将军费曜、征蜀护军戴凌、雍州刺史郭淮等讨亮。(晋书。宣帝纪)


  31、自注:甲首指带甲士兵的首级。带甲士兵显然属于高级部队,不同于一般士兵。玄铠、角弩时皆为中军装备之高级护具、武器。此战单单带甲士兵的脑袋就被砍了三千,其他一般兵士死亡、杀伤还没计算在内,加上中军高级货色被蜀军缴获如此之多,可想而知战况之激烈,也可以想象这次战斗司马被扁的有多惨。


  32、郃追至木门,与亮军交战,飞矢中郃右膝,薨一。一魏略曰:亮军退,司马宣王使郃追之,郃曰:“军法,围城必开出路,归军勿追。”宣王不听。郃不得已,遂进。蜀军乘高布伏,弓弩乱发,矢中郃髀。(三国志。张郃传)


  33、九年,亮围祁山,平别守南围。魏大将军司马宣王攻亮,张郃攻平,平坚守不动,郃不能克。(三国志。王平传)


  34、帝攻拔其围,亮宵遁。追击,破之,俘斩万计。(晋书。宣帝纪)


  35、《古今乐录》曰:“《宣受命》,言宣皇帝御诸葛亮,养威重,运神兵,亮震怖而死。”


  “宣受命,应天机。风云时动,神龙飞。御诸葛,镇雍、梁。边境安,夷夏康。务节事,勤定倾。揽英雄,保持盈。渊穆穆。赫明明。冲而泰,天之经。养威重,运神兵。亮乃震毙,天下宁。”


  《晋书·乐志》曰:“改汉《将进酒》为《平关中》,言曹公征马超,定关中也。”


  “平关中,路向潼。济浊水,立高墉。斗韩、马,离群凶。选骁骑,纵两翼,虏崩溃,级万亿。”——由琅邪中华文化论坛辽东管宁提供


  36、嘉禾三年夏五月,权遣陆逊、诸葛瑾等屯江夏、沔口,孙韶、张承等向广陵、淮阳,权率大众围合肥新城。是时蜀相诸葛亮出武功,权谓魏明帝不能远出,而帝遣兵助司马宣王拒亮,自率水军东征。(三国志。吴主传)


  37、先是,大将军司马宣王数请与亮战,明帝终不听。是岁恐不能禁,乃以毗为大将军军师,使持节;六军皆肃,准毗节度,莫敢犯违。(三国志。辛毗传)


  38、亮自至,数挑战。宣王亦表固请战。使卫尉辛毗持节以制之。姜维谓亮曰:“辛佐治仗节而到,贼不复出矣。”亮曰:“彼本无战情,所以固请战者,以示武於其众耳。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苟能制吾,岂千里而请战邪!”(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


  39、亮使至,问其寝食及其事之烦简,不问戎事。使对曰:“诸葛公夙兴夜寐,罚二十以上,皆亲揽焉;所啖食不至数升。”宣王曰:“亮将死矣。”(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魏氏春秋)


  先是,亮使至,帝问曰:“诸葛公起居何如,食可几米?”对曰:“三四升。”次问政事,曰:“二十罚已上皆自省览。”帝既而告人曰:“诸葛孔明其能久乎!”(晋书。宣帝纪)


  40、及辽东太守公孙文懿反,征帝诣京师。天子曰:“此不足以劳君,事欲必克,故以相烦耳。君度其行何计?”对曰:“弃城预走,上计也。据辽水以距大军,次计也。坐守襄平,此成擒耳。”天子曰:“其计将安出?”对曰:“惟明者能深度彼己,豫有所弃,此非其所及也。今悬军远征,将谓不能持久,必先距辽水而后守,此中下计也。”天子曰:“往还几时?”对曰:“往百日,还百日,攻百日,以六十日为休息,一年足矣。”(晋书。宣帝纪)


  及宣王至辽东,霖雨不得时攻,群臣或以为渊未可卒破,宜诏宣王还。帝曰:“司马懿临危制变,擒渊可计日待也。”(三国志。明帝纪)


  41、杨仪等整军而出,百姓奔告宣王,宣王追焉。姜维令仪反旗鸣鼓,若将向宣王者,宣王乃退,不敢逼。於是仪结陈而去,入谷然后发丧。宣王之退也,百姓为之谚曰:“死诸葛走生仲达。”或以告宣王,宣王曰:“吾能料生,不便料死也。”(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


  42、及军退,宣王案行其营垒处所,曰:“天下奇才也!”(三国志。诸葛亮传)


  43、以上皆出自三国志。诸葛亮传及裴松之注


  44、亮初亡,所在各求为立庙,朝议以礼秩不听,百姓遂因时节私祭之於道陌上。言事者或以为可听立庙於成都者,后主不从。步兵校尉习隆、中书郎向充等共上表曰:……於是始从之。(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襄阳记)


  45、蒋琬方整有威重,费祎宽济而博爱,咸承诸葛之成规,因循而不革,是以边境无虞,邦家和一。(三国志。蒋琬、费袆传)


  46、禅……又遣尚书郎李虎送士民簿,领户二十八万,男女口九十四万,带甲将士十万二千,吏四万人,米四十余万斛,金银各二千斤,锦绮采绢各二十万匹,余物称此。(三国志。后主传裴松之注引王隐蜀纪)


  47、诏曰:“孙皓穷迫归降,前诏待之以不死,今皓垂至,意犹愍之,其赐号为归命侯。进给衣服车乘,田三十顷,岁给谷五千斛,钱五十万,绢五百匹,绵五百斤。”(三国志。三嗣主传)


  48、初,帝议遣宣王讨渊,发卒四万人。议臣皆以为四万兵多,役费难供。(三国志。明帝纪)


  49、天子曰:“西方有事,非君莫可付者。”(晋书。宣帝纪)


  孚以为擒敌制胜,宜有备预。每诸葛亮入寇关中,边兵不能制敌,中军奔赴,辄不及事机。(晋书。宗室传)


  50、是时,大治洛阳宫,起昭阳、太极殿,筑总章观。(三国志。明帝纪)


  51、帝方脩殿舍,百姓劳役,毗上疏曰:“窃闻诸葛亮讲武治兵,而孙权巿马辽东,量其意指,似欲相左右。备豫不虞,古之善政,而今者宫室大兴,加连年谷麦不收。诗云:‘民亦劳止,迄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唯陛下为社稷计。”(三国志。辛毗传)


  是时大司马曹真伐蜀,遇雨不进。阜上疏曰:“……今年凶民饥?



声明:

版权丨阅读三国(今日头条)

编辑丨司马青衫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1310.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