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龙行天下丨树

龙行天下丨树

  《树》  小花儿  平平的山顶上有一棵树  平顶的山间又间小屋  在离小屋五米左右就是那棵树  而这五米的距离都是它的荫  春天在树下吹风  夏天在草地乘凉  秋天坐在它掉下的叶子上  冬天  用雪做的雪人陪它眺望 ...
安生的四月|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或结束

安生的四月|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或结束

  六点,落日正好。  在西斜的余晖照耀下的的厨房煮饭,感觉不错。  洗干净的土豆,番茄,黄瓜,肉片、娃娃菜。破壁机轰隆轰隆的声音,由噪音变成乐曲在耳边间歇响起,粉皮在咕嘟咕嘟的浓汤中翻滚,灶台被烟火之气围绕着,窗外暮色...
鸢飞戾天丨江湖相忘

鸢飞戾天丨江湖相忘

君从别后可无恙?我自离时常有傷。此心许断不许长,没入江湖两相忘。文丨鸢飞戾天...
宗风秋丨我的奶奶 ——写给第51个世界地球日

宗风秋丨我的奶奶 ——写给第51个世界地球日

  我的奶奶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我从不说她是聋子。因为我和奶奶之间交流,根本不用说话,我只摆摆口型,我奶奶就“听”懂了。  我奶奶去世的时候84岁,一辈子五儿五女,到老来给她养老送终的,却只有我的两位伯父。所以,我奶奶...
宗风秋丨春日随想

宗风秋丨春日随想

  (一)积累与成长  教侄女编金刚结手链。她很快就学会了,只是偶尔编错,只是用力不均匀,编出的手链有点扭曲。  “姑姑,你怎么编得这么好?”  “因为我编的多呀。”  “姑姑,为什么我总是编错?”  “因为你编的少呀。...
宗风秋丨《心经》、茶和我

宗风秋丨《心经》、茶和我

  我喝茶,开始的时候还很讲究,除了必须的茶具,又是茶则、又是茶夹、又是茶针,又是音乐,慢慢的,就不那么讲究了。  因为每次喝茶,从坐下烧水的那一刻起,庄重的仪式感就已经开始了。  我家的茶具不多,可我家的茶杯很有特色。...
晓易丨何以证明我来过

晓易丨何以证明我来过

  我之前不曾想过这个乃至这种问题,知道猛然看见窗外一阵春雨飘然落下的树叶,心里在一瞬间有个声音便如此问我,在这个世界,何以证明你曾来过?  我承认霎时间不知如何回答,甚至是解释,在我的认知里,生来为人,离开便是魂,最后...
系列之五:桃岗奇情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五:桃岗奇情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在莲浦村以南,有个地方叫桃花岗,方圆两千多亩,生长着大约十多万株野生桃树。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桃花岗上就成为桃花的海洋桃花的世界,一棵棵一丛丛鲜艳夺目的桃花,散发着一阵阵浓郁的芳香,令人陶醉令人窒息。可惜,桃花岗所处...
系列之四:悬棺惊魂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四:悬棺惊魂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莲浦村地处太行深处,四周山势险峻,多为悬崖绝壁,耕地稀缺。祖先们或许是为了节约耕地,人死后不埋在地下而是将棺木搁置于悬崖之上的岩缝之中,称之为“悬棺”或“崖葬”。这个习俗由来已久,据说与长江流域三峡地区的“悬棺”差不...
商纣王败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明白了这个,才算看懂了封神!

商纣王败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明白了这个,才算看懂了封神!

  姜子牙率领联军一百六十万围困朝歌城。朝歌城中有大军十余万,更有百万民众,数年粮草。姜子牙几次攻城,都被商军击退。  杨戬、哪吒等人献策,想要施展法术遁入城中,杀散士兵,里应外合,想必可以一举破城。  这法子确实简单方...
系列之三:蹊跷狼踪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三:蹊跷狼踪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解放初期,莲浦村一带的村庄都隐没在高山密林之中,人烟稀少,经常有狼群出没,村里的家畜家禽经常被咬死咬伤,伤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莲浦村就有过这样的悲惨遭遇。张老顺看护的羊,就被狼叼走过好多只,有次差一点儿把张老顺咬伤。...
第四章:初显神通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

第四章:初显神通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

邹子清拿出手机打给他妹妹邹云,邹云一接到他的电话,话语中立刻欣喜十分:“哥,你在哪儿,回学校吗?”邹子清道:“小云,明天,陪我云趟股票交易所,开个户,我们俩炒股玩玩呗!明天,我去你们学校找你啊!”邹云说:“哥,你不会玩真...
「刀神传说」第五章:相思刻骨

「刀神传说」第五章:相思刻骨

  任璇儿却睡不着,心里像潮水一样,他轻轻把披风盖在殷红身上,自己来到火堆旁边,往里面加了点柴禾。火烧得更旺了,任璇儿静静地看着沉沉的黑夜,思绪却回到了七年前,那个快意恩仇的日子,那时候,任璇儿是西北马帮快刀门门主郝天笑...
「刀神传说」第四章:大都夺宝

「刀神传说」第四章:大都夺宝

  两年以后,元朝京师大都,此时正值农历四月初八,这时一年一度的盛会,成千上万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参见大会,这是朝廷举办的大会。会上设立了马术。摔跤。搏击等多种比赛,一是为了举行祭祀,二是为了选拨勇士,夺冠者可得到朝廷封授...
宗风秋丨金珠路上的樱花

宗风秋丨金珠路上的樱花

  那一年春天,初到这座小城,有朋友给的一只大金毛陪着我。这只金毛叫坦克,长得膘肥体壮,高大俊美。开始的时候,我用一条皮带牵着它,一刻也不敢放松。后来,渐渐熟悉了,就让它自己走。只在过马路的时候,才拴上它。  坦克是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