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济公、法海穿到西游世界,实力如何?

济公、法海穿到西游世界,实力如何?

    问题一、都是在南宋绍兴年间灵隐寺,济公怎么没遇上白素贞?  法海到底是什么来历?著名的《雷峰塔传奇》中曾经写道——  一日,禅师在云房坐禅,定中,见一位尊者手持黄帖进入云房。叫声:“法海,吾乃西方尊者,奉我佛金旨...
此人为何能与关羽并称伏魔大帝?

此人为何能与关羽并称伏魔大帝?

     在中国神话中,其实有三位伏魔大帝。一位是北极真武大帝,一位是伏魔大元帅关羽,一位是伏魔大将军钟馗。真武大帝的出现,源自古人对于北方星辰的崇拜,关圣帝君的出现源自对于忠义的推崇...
钟馗、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谁更厉害,地位相比如何?

钟馗、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谁更厉害,地位相比如何?

    钟馗、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都是鬼仙一流,比较而言,牛头马面等级最低。  牛头马面源自佛教故事,后成为中国神话阴间最低等的鬼卒。  据《铁城泥犁经》记载:"于世间为人时,不孝父母,死后为鬼卒,牛头人身。&q...
观音菩萨在封神大战中有多厉害?

观音菩萨在封神大战中有多厉害?

  我们翻开《封神演义》,在第44回,因截教十天君布下十绝阵,元始天尊座下十二代大弟子,即众多读者口中的十二金仙齐齐降临西岐城。在那里,明确提到了观音。  且看原文(括号内文字为《封神》原文):  大抵武王为应天顺人之主...
林冲为何会上当卖刀,进入白虎堂?

林冲为何会上当卖刀,进入白虎堂?

  猪圈中的小猪之所以会被狼叼走,有三个原因:狼太狡猾,猪太大意,篱笆不牢。林冲会被坑,也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敌人太狡猾!  高俅派出的卖刀人十分精明,表演毫无破绽。  初次见到卖刀之人叫卖,原文说:林冲也不理会...
盘古是否能打得过元始天尊?

盘古是否能打得过元始天尊?

    中国的神话源流驳杂,盘古与元始天尊各自是一个领域的霸主级人物。  简单来说,盘古是神,是上古神话中众神之王,开天辟地之祖。  上古神话中有许多大神,比如盘古、烛九阴、九子鬼母、巨灵神、雷神、风神、木神、水神、伏羲...
白素贞实力有多强?斗白猿灭全真,堪称绝世大妖!

白素贞实力有多强?斗白猿灭全真,堪称绝世大妖!

    白素贞实力颇为强大,堪称绝世大妖!  白素贞一生中最为风光的有两件事。  第一件,瑶池盗仙草。  在许多版本的《白蛇传》故事中,都提到了瑶池盗仙草一事。瑶池,乃是王母居所。这个王母,在上古神话中被称为西王母,在《...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3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3节

  沿河镇警察署院里,警察们有的带着刚抓来的人犯往“号儿”里送着,有的在审讯室里拍桌子瞪眼、骂骂咧咧地忙着审问犯人,有的在接待来报案的人,各个忙得不亦乐乎。  在署长办公室里,警察署长马剑飞正和几名骨干警员,指着地图,分...
元始天尊和镇元子是什么关系?实力是相差无几吗?

元始天尊和镇元子是什么关系?实力是相差无几吗?

    《西游记》中,元始天尊是三清之一,地位崇高,玉帝见了都要下阶相迎,是与道祖李老君齐名的大天尊。  一些朋友以为元始天尊是天仙之祖,镇元大仙是地仙之祖,于是两人地位相等,其实大谬!  镇元子不过是区区人间一散仙,他...
如来佛祖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灵山脚下的天竺国为何不信佛?

如来佛祖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灵山脚下的天竺国为何不信佛?

  随着取经行动的进行,佛派力量逐渐壮大,但天庭之主玉皇大帝也对佛派玩弄两面手法。一方面,玉帝公开宣布支持取经行动,批准佛法在四大部洲的传播;另一方面,玉帝也对灵山佛派进行各种围堵,以期将灵山佛派势力始终压制在可控范围以...
三国最成功的降将是谁?招安后封侯拜帅,比宋江厉害百倍!

三国最成功的降将是谁?招安后封侯拜帅,比宋江厉害百倍!

    看《水浒》时,每当宋江提出招安时,总会有一些兄弟反对。其实,鲁智深也好,武松也好,他们都不了解宋江,也远远没有宋江高瞻远瞩、目光远大。在任何一个朝代,走起义路线最后获得成功的很少。在宋朝徽宗朝,更是没有可能。宋朝...
桀骜不驯的鲁智深为何乖乖看菜园?只因他遇上一位克星!

桀骜不驯的鲁智深为何乖乖看菜园?只因他遇上一位克星!

    鲁智深来到大相国寺,一心想要争取个职事僧干干,而且还是非要害部门不行的那种。得知自己只能担任最低级的领导菜头,鲁智深极为愤怒,曾经当着所有领导的面高喊:“杀也要做都寺、监寺!”可是面对领导的“苦心劝说”,鲁智深终...
鲁智深为何能成泼皮心中神级英雄?

鲁智深为何能成泼皮心中神级英雄?

    在领导心目当中,鲁智深是个专会闹事的刺头人物。在大相国寺也好,在五台山也好,领导都不大喜欢鲁智深。确实,鲁智深武艺超群,可是在一个讲究佛法、戒律的文明世界,要武艺有什么用呢?加上鲁智深好酒吃肉,经常触犯戒律,还藐...
香烟火柴|咏雾

香烟火柴|咏雾

清晨举目望,雾凇已沆砀。寒气逼人返,行人步匆忙。树树开白花,山山折银光。忽觉年已近,春天不远方。文丨香烟火柴...
宗风秋丨愿做佛前一朵莲

宗风秋丨愿做佛前一朵莲

  那天晚上,我又去那个花圃看花。女主人正在把那些花儿重新摆放,一盆一盆,不厌其烦。男主人正在一个倒扣着的泡沫箱上吃饭。显然他是最后一个吃饭的,他把电饭锅里的米饭和盘子里的剩菜,都倒进一个洋铁盆里,搅拌了几下,就往嘴里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