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青衫 第4页

悦心丨立于苍穹,初心隽永

悦心丨立于苍穹,初心隽永

  我孤身立于苍穹之下  屏呼吸,忆过往  豆蔻年华的纯真  锦瑟年华的憧憬  直至出嫁之年,为母之年  眼眸初露世俗  恍惚间,我倍感荒凉  曾几何时,我青涩烂漫  此情此境,我愁云满织  奈何岁月难再回  人生漫漫,...
宗风秋丨一眼万年

宗风秋丨一眼万年

  下着小雨,陈先生开车,我们去金平湖看秋色。看了左边就  不能看右边,哪一边都美得如诗如画。  “这时候应该多长几只眼睛!”  女儿说,“看!那些艳黄艳黄的叶子!”  “那是银杏!这时候,银杏树的叶子是最好看的!”  ...
系列之三十八:《如影随形》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三十八:《如影随形》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说,上一集讲到孟传组有个弟弟叫孟传宝,也是毛毡之家的一员,不过他是做毛口袋的。毛口袋的制作方法与毛毡大相径庭。首先是场地不同。擀毡占用场地很小,只需比毛毡大一倍的地方即可。一领毛毡和炕上铺的褥子大小差不多。但毛...
宗风秋丨第一杯咖啡

宗风秋丨第一杯咖啡

  这几日一直在学校住着。  午后,刚坐在床上准备午睡,突然涌进来几个学生。不知啥时候,她们看中了我们饭桌上的几袋速溶咖啡。  “老师,您请我们喝咖啡吧!”  “不行,这东西要长大了再喝,现在喝了就不长个了。”陈先生哄他...
第三十七集《毛毡之家》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第三十七集《毛毡之家》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说这一集讲《毛毡之家》,我有些着急,因为听起来好像与天行庄出现的那神秘的一男一女关系不大,我很想知道那一男一女的身份由来。  张老顺有点不悦,说:不要着急,迟早总要让你知晓的。讲莲浦村的鬼怪故事,我自有我的套路...
第三十六集《阴阳双栖》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第三十六集《阴阳双栖》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阴阳双栖?那不就是阴阳两面人吗?我说。  不错。张老顺说,不过这里所说的阴阳两面人是实际意义上的阴阳两面人。  怎么?阴阳两面人还分实际意义和非实际意义?我听不明白。  当然要分。世人所讲的阴阳两面人多指品行不端、当...
 第三十五集《翠柳奇缘》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第三十五集《翠柳奇缘》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书接上集,咱们讲《翠柳奇缘》。张老顺说。  我一听不对劲,忙问:奇怪,不是要讲《条匠奇恋》吗?怎么改成《翠柳奇缘》了?  这也算卖个小关子吧。这个《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系列,咱们已经讲了34集,没有突然改过题目,这第...
宗风秋丨我的二伯父

宗风秋丨我的二伯父

  我的二伯父,是一个很难让人忘怀的人。他总是把贫穷单调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又总能在平平常常的生活中,制造惊喜。  二伯父一直梦想有一个果园,等他退休了,可以住在果园里。果园里有很多果树、很多小鸟,各种各样的小鸟,他都...
第三十四集《铁证如山》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第三十四集《铁证如山》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说要讲《铁证如山》,吓了我一跳。我说:铁证如山?难道发生了什么案件吗?  张老顺说:铁证如山嘛,自然与案件有关。不过,严格说来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案件,充其量也就是阴阳两界间当事者之间的纠葛而已。  我问:奇怪...
宗风秋丨怀念那所小房子

宗风秋丨怀念那所小房子

  那时候,大女儿才四个月,我们第一次搬新家——把农村的家搬到镇上的中学去。  那是一排红砖红瓦的房子,一共有十几间。刚住进去的时候,房子还没有干透,水泥的地面一直湿漉漉的;抹在墙上的白灰,用手一按一个坑儿;门上的绿色油...
系列之三十三:《墨斗王者》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三十三:《墨斗王者》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刚要讲述莲浦村第二个木匠的故事,突然被我打断了话题:对不起,我想起上集故事中有个情节没有顾得上问你,现在问还来得及吧?  张老顺说:当然来得及。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必定回答。  我说:在那个电闪雷鸣...
第三十二集:《石破天惊》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第三十二集:《石破天惊》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上集故事讲到,张包肉当木匠,一半是无师自通,一半来自鬼师父的传授。那么,他这石匠和铁匠的两个儿子,是不是和他一样,也与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呢?我问张老顺。  张老顺说:也无关系也有关系。  此话怎讲?我不明白。  张...
宗风秋丨对诚信的最高奖赏

宗风秋丨对诚信的最高奖赏

  春天的花儿是最讲诚信的,春天来了,它们就盛开了;夏天的知了是最讲诚信的,夏至到了,它们就开始唱歌了;秋天的大雁是最讲诚信的,秋天来了,它们就飞走了;冬天的雪花是最讲诚信的,冬天来了,雪花也来了……  这就是一个诚信的...
系列之三十一:《鬼斧神工》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三十一:《鬼斧神工》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说,在莲浦一带,有一种称谓叫匠人。匠人是很受人尊重的职业,村民们称他们为手艺人,干的是巧活儿吃的是巧饭,不像那些土里刨食的庄稼汉,整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还常常吃不饱穿不暖。  我说,这个我知道,不光莲浦村,其他...
宗风秋丨嗨!坦克!

宗风秋丨嗨!坦克!

  清明节那天,一家人开车回老家。经过一个村庄,见人家大门口栓着一只金毛,二妮儿惊呼:  “现在,农村看门都养金毛了吗?”  “对呀!金毛现在很平常了。”  我说。然后盯着那只金毛,看了好远。  我家也有一只金毛,叫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