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丽

李艳丽丨影院岁月,我们演好自己的角色

李艳丽丨影院岁月,我们演好自己的角色

  2019年初  附近影城在放映《飞驰人生》,丰用手机买了两张票,带我和谢去看。坐电梯上五楼,丰取票,然后送我们到一号放映厅,三五遍地叮嘱我俩几排几座。从丰提议到放映厅的门把丰隔开,我俩都是傻傻地跟在丰的身后,脑袋里只...
李艳丽丨过大年 ,走亲戚

李艳丽丨过大年 ,走亲戚

  过年有件很重要的事:串门走亲戚。快乐、热闹也挺累人。一年一个时候的,那门子亲戚走不到就好像对不住似的,日后见面不好说话。好在,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交通便利了,一天走个五家六家的不算事。在亲戚家吃饭的事也大多免了,彼此...
李艳丽丨草药香

李艳丽丨草药香

  儿子放寒假回来了,瘦棒棒。南方的白米饭咋就喂不肥他呢。去看大夫,大夫说挺健康,有点脾虚。反正他这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寒假也没别的事可做,那就中药调理调理。同事笑话我,孩子从小就不胖,早干啥来,当妈的后悔不,内疚不。想想...
李艳丽丨也说腊八节

李艳丽丨也说腊八节

  腊八这天我们这里要熬腊八粥,泡腊八蒜的。  喝腊八粥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熬腊八粥,祭祀祖先,合家团聚,一起食用。一锅香甜的腊八粥拉开了过大年的序幕,“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
李艳丽丨黄昏清影

李艳丽丨黄昏清影

  你感觉到黄昏的存在了吗?夕阳的余晖从树叶的稀薄处漏下来,树梢上弥漫着淡淡的金黄色,暮鸦驮着苍茫暮色飞过。小村的上空飘荡着白茫茫的炊烟,轻轻地落在眼底,落在心头。黄昏的安详,黄昏的美丽,黄昏的寂寞,像一个个轻梦,在脑海...
李艳丽丨我看学生背课文

李艳丽丨我看学生背课文

  今天课堂上检查《月光曲》的背诵。  周树湘第一个自信地站起来,轻松流利地背完。这孩子是语文课代表,无论做什么事都认真仔细,老师欣慰。就拿收发作业来说,从不误事。每次都是对着名单一个个核实谁交谁没交,然后逐个督促,实在...
李艳丽丨粗茶淡饭也诗意

李艳丽丨粗茶淡饭也诗意

  三毛曾说过:“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里去,是不容易天长地久的。”  确实如此,过日子不只是把柴米油盐整整齐齐地放在隔板或橱柜里完事,而是找一个能吃到一块的人,能在柴米油盐中一起分享...
李艳丽丨冬至散记

李艳丽丨冬至散记

  今日冬至,阴历冬月十六。早晨的水饺吃到了十点半。收拾完出门,去金山公园遛弯。日月如梭,前年的今日月夜登金山的情景如在眼前,还有文字如下:“2016农历11月16日,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携好友两个,欣然登金山。天冷无人...
李艳丽丨玉树的守望

李艳丽丨玉树的守望

  午饭后,难得清闲,坐看暖阳上窗纱。满满当当的阳光填充着房间的角角落落,也填充了我的眼眸,我的身心。轻音乐播放了一首又一首,大字写了一张又一张,茶也喝了一杯又一杯,做这一切的同时,暖暖的阳光渐渐远离了我,悄无声息地挪移...
李艳丽丨听,芦花在唱歌

李艳丽丨听,芦花在唱歌

  一早读文友发的《童年的“毛窝子”》,写的是从前用芦苇穗编的木底草鞋。毛窝子盛满寒冬的温暖,盛满童年的回忆,如今它早已退出我们的视线,成了生活中的绝版,可芦苇花还是清秀优雅的,还是有温度的。想起先前自己挤的几个短句:《...
李艳丽丨快乐乒乓

李艳丽丨快乐乒乓

  快乐乒乓  -------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狭小的办公室里伏案久了,去到活动室打半小时的乒乓球,是一天之中最放松、最忘忧的时候。喜欢看白色小球在案子上来回飞舞,喜欢听球在案上弹跳时发出的清脆声响,喜欢无所顾忌地蹦跳...
李艳丽丨一路秋阳

李艳丽丨一路秋阳

  去县城办完事,时间有剩,我们去了金山公园。干净的金山公园秋意正浓:湛蓝的天空有丝丝缕缕的微云,柳树长长的柔枝掩着石块,拂着池水,栾树红,竹叶青,白腊叶儿黄。没有风,秋阳正好,温情地普照着万物。一切都是安静,安详,厚实...
李艳丽丨一句话的温暖

李艳丽丨一句话的温暖

  周四作文评讲课上,我表扬了王冬娇和孙康宁。班里其他同学的脸上全是诧异。我说,这两位同学卷面整洁,书写认真,态度好,值得表扬。我们暂且不去考虑他俩作文的内容。能否把字写认真是态度问题,能否做到态度认真是情商问题。王冬娇...
李艳丽丨想和你一起喝茶

李艳丽丨想和你一起喝茶

想和你一起喝茶,趁午后的阳光正好。舒缓的音乐漂着,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窗边的那串风铃,在微风中轻摇。窗外是银杏树的金黄,远处有湖水的微波荡漾。文丨李艳丽...
李艳丽丨总有一些记忆温暖着我们的生活(二)

李艳丽丨总有一些记忆温暖着我们的生活(二)

  闺蜜不要太多,二三位即可。惠是其中之一。初中二年级时她从孟庄联中转学到镇中学的我们班。当时的她,高挑文静,穿的衣服时尚得体,很是吸引了同学们的眼球。后来渐渐熟识。有一次午饭后陪她洗头,晃在我眼前的是她两条圆滑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