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红丨分别总是在九月

马红丨分别总是在九月 两性 马红 感悟文章 第1张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的额头……”


  我其实不知道为什么分别总是在九月,但是这首《成都》确实让九月弥漫了淡淡的忧伤,我们的一生中总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分别,人或者事,总是来了走,走了再来,或者永不再来!


  还记得小学毕业时,大家和老师一起哭的稀里哗啦,仿佛今生今世都不得见了。那种分别真是痛断肝肠,其实一转脸发现回家的路上与你同行的人还是那几位,因为住家都在这一个片区,哪还谈得上分别啊。直到后来才明白,伤心是因为一段代表了青涩稚嫩的岁月一去不复返。在以后的初中,高中分别时,照样特别难过,班主任老师指着黑板上,中高考时间的倒计时数字“1”说:“同学们,今天是我最后一天给你们上课!”一下子就哭了班级里最爱哭的女生们。接下来的课就变成了誓师大会,哀悼青春,伤感时光,还有凭吊自己那懵懵懂懂、无法言说的“爱情”。


  大学的时光浸满了成熟前的阵痛,九月里相识相知的人也许是今后一生的挚友。毕业分别,大家互相拥抱,互送礼物,有不舍得情感也有迷茫的心情,说是吹响了厮杀的号角,是拼死往前冲,还是退缩躲起来,都是自己的选择,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我们哭着也要走完。


  看来,所谓离愁别绪是留给成年人的。


  分别,两个看上去读起来都特别悲伤的字眼。中国古代的文人有太多咏唱分别的词句。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的贴心劝解,也有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大气豪迈。那个年代的每次分别都仿佛生离死别。因为地理上的缘故,使得分别显得格外的凝重。


  记得上大学内会儿某天读了史铁生老先生写的《秋天的怀念》作者因为双腿瘫痪,脾气变得暴怒无常,母亲用尽苦心想办法调整儿子的心情(外出看花)我还记得原文中有一段让我印象深刻: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那杨树花是毛毛虫,跑着,一脚踩扁一个…她忽然不说了。对于跑和踩一类的字眼,她比我还敏感。她又悄悄的出去了。她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邻居们把她抬上车时,她还在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看着三轮车远去,也绝没想到那竟是永远的诀别。每次读到这里,我都眼眶湿润,让我知道了母亲对子女真挚无私的爱及子女对母亲深深的怀念。那一天作者与母亲的分别就是永远。


  最大的分别无疑是生死离别,我最最亲的姥姥姥爷的去世是给我最大的一个打击,那段时间我不爱说话,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只要一愣神,脑海就会出现他们每天照顾我的画面。我每天都在治愈自己,要接受事实,毕竟从小在他们身边长大的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突然离开我。要不是这种分别,我从来不知道失去有多痛。长大后,我不在任性,也不再是只顾自己不理解家人对我的苦心,我明白了父母有一天也会与我分别,珍惜与他们在一起的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每一天,也许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柳永的千古名句:多情自古伤离别,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简直深情的不能再深了。然而,在今天,这种更与何人说的情思还会一如从前吗?毕竟现在社交网络这么发达,天涯海角遍布wifi,那种期盼云中谁寄锦书来的刻骨相思,恐怕早已消弥在微博,微信,邮件上了。


  分别只是两个不起眼的汉字,然而如今的我们情感变得越来越坚硬!



文丨马红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3212.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