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丽丨茶是苦 墨是香

李艳丽丨茶是苦 墨是香 李艳丽 感悟文章 第1张

(一)


  最近,二哥热(迷恋)上了毛笔字,窗前的书桌上摆好笔墨纸帖,便划拉开来。


  那天我也手痒,接过毛笔写了一张。站在旁边的二嫂看见了,对二哥说:“哎,你看小丽写的,比你写的好看多了!”


  “嫂,你还懂毛笔字?写几个?”我半是惊讶,半是开玩笑般地怂恿着。


  “我不懂,就是看着你写的比你哥写的舒服,”二嫂推脱,“他是写一笔,看一下帖,写一笔看一下帖,我都替他累得慌。你哥练了好几天了!”我们仨大笑。


  “提起毛笔字,咱家里,还是姥爷写得最好。”二哥说。


  “姥爷活着时,那你们咋不跟着学?”二嫂问。


  “我学了。以前姥爷给十里八村的乡邻写春联我可是回回在旁边看着呢。哥,当时你干啥去了?”我抬头问道。


  “谁知道呢。以前老屋墙上贴满了姥爷小楷写的毛主席诗词,咋就不知道保留下来?”


  我泡好一壶茶,给哥哥倒好后,又倒一杯给嫂子:“你也喝杯?”


  “我不喝这,嫌苦。我喝白开水。”


  “你喝杯吧,喝不完,倒了可惜。这铁观音贵着呢,一壶能换好几个棒棒糖呢!”我笑着说。


  嫂嫂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哎哟,不行,喝不了,苦!”


  “你说你,都这么老了(嫂子比我大十岁,小六十了),平常喝点茶对身体好。”


  “哈哈,你嫂子她呀,就不知道啥东西好。”哥哥说着出去了。


(二)


  “嫂,这次不是苦的了,你尝尝这杯。”


  我泡了金骏眉,端着家伙什儿找哥嫂。


  “色儿是不一样了。”嫂子看了看说。


  “你先闻闻。”我把杯子举到嫂子鼻子下面。


  “有香味。”她小心抿了一口,“哎,还真不苦,有股红薯的甜味。”


  “喝吧,这比那苦的更贵,倒了绝对可惜。”我调侃着。


  我坐下开始写字。


  嫂子看了一会说,“昨晚你走后,你哥夸你了,说你写的字好。他就写不来。”


  “是吗,那我可得偷偷练,让哥赶不上。”


  嫂子识字不多,倒乐意看我们写字。


(三)


  这天晚饭后,我自己在屋里写字,嫂嫂回来了,“丽,又泡茶了,外面真冷,我得喝杯热的。”


  “你鼻子够尖的,我刚泡上。呵呵,你这还来劲了。”我把杯子递上说。


  “对了,嫂,你坐着慢慢喝,没事听我给你读篇作文呗?”“行,你写的?”她问。


  我翻出以前的那篇《捞虾记》,里面有小时候跟哥逮鱼的事。我生生涩涩地读完,抬眼问嫂子:“能听懂不?”


  “听,倒是能听懂,写得还真像以前的事,就是觉得有些地方絮过来絮过去的。”她说。


  我明白,她入耳的是场景,是情节,我在意的是回忆,是味道。


  我又慢慢地给她读了《春联墨香寄情思》。“这篇比上个写得好,大嫂就像在眼跟前。她走了不是你写的八年了吧。”“我这是2005年写的。”“奥,真快!你十三年前都写成这样,现在写得更好了吧。”嫂沉思了一会说。


  我有点惭愧,“现在哪有更好?都是来了兴致才随便划拉划拉。”“那你就好好写呗。空闲时间看看书,写写字多好。这才是你们老师的正事。”


  我记下嫂子的话:多做点正事。



文丨李艳丽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412.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