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神医与神算

宗风秋丨神医与神算 宗风秋 深度好文 第1张

  眼镜李姓李,常年戴一副老花眼镜,人送外号眼镜李。


  眼镜李会算命,会看风水,会批生辰八字,谁家要迁坟盖房,或者娶儿嫁女,一般都要请他出面:给娶嫁的挑个好日子,给迁坟盖房的,看块风水宝地……


  眼睛李在村子里看风水、批八字,从不收钱。而且遇到喜忧事,他还要随一份厚礼。算命先生一般都很贫气,眼镜李是个例外。


  眼镜李家在村子里单门独户,这村子叫杨架楼,不知道为什么是架楼,而不是杨家楼或者别的楼。村子里除了眼镜李一家姓李,其余的都姓杨。


  村里人经常和他开玩笑,说杨树林里长棵李树,这李树啥时候也兴旺不起来。你想啊,那么多高高大大的杨树在上面遮挡着,这李树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还想兴旺发达?做梦去吧!可眼镜李不这么认为,他说:那么多杨树里,长一棵李树,这摆明了要让我们李家占尽先机嘛!


  玩笑归玩笑,眼镜李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还真的都很争气,一个接一个考上大学,然后都在大城市立业安家了,老家就剩下眼镜李老两口。


  后来,老伴也去城里跟儿子住了,眼镜李故土难离,一个人住在老家的院子里。


  院子不大,花木却多。东边院墙内一架蔷薇,西边院墙外一架紫藤,大门外又种了桃、杏、李。春天来了,杏花李花灿然开放,而后才是桃花隆重登场。不等桃花凋落,紫藤长长的花穗早已缀满藤架,招引来许多蜜蜂蝴蝶。紫藤开过之后,蔷薇正好朵朵盛开。什么叫“一架蔷薇满院香”,没种过蔷薇的人,是根本想像不到的。花开之日,在蔷薇架下喝茶、闲话,微风过处,蜂飞蝶舞,花香四溢。


  他家的蔷薇有两种颜色,一种纯白,一种粉红,开起花来,声势非常浩大。怎一个“花团锦簇”能形容得了啊!与其说眼镜李故土难离,不如说他舍不得这满院的一草一木。


  眼镜李一个人在家住着,东家找他看风水,西家找他批八字。然后又亲连亲,友带友,知道他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地,眼镜李的名声就大起来,居然成了远近闻名的神算。


  眼镜李的名声大了之后,经常有外地人开了车来请他去看风水。盖工厂的、开矿山的、做生意的,总之大家都不想走太多弯路,在努力的同时,看看风水,算算财运,这也是人之常情。


  盖工厂开矿山,哪能是一句话就能好的呢?所以,眼镜李这一出门就要几个月,甚至好几年。家里的房屋渐渐破败了,墙头倒了,房子塌了,屋厢里居然长出一棵香椿树来。这香椿树,因为没有其它树木的遮挡,长得蓊蓊郁郁,不几年就长到碗口粗细了。


  越是没人居住,那两架花木,反而长得更加茂盛,不几年,紫藤和蔷薇就爬满了整个院子。春天花开的时候,那些花儿简直美到无可比拟!眼镜李的院子破败了,花木却格外地繁盛起来。渐渐地,眼镜李的小院子,就成了小村里最美的风景。


  眼镜李每年过年来一趟,清明节来一趟,一来上坟烧纸,二来也看看众乡亲。


  这村里有一家人特别奇怪。他家五代单传,前三代的男丁,都是在三十岁的时候去世的。这第五代传人叫杨天星,寓意子女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然而杨天星空有这么一个好名字,却依然是独苗一个。


  可怜这杨天星七八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到了三十岁上,也病逝了。也看不出什么病,好像中了一个魔咒,人就那么一天不如一天,慢慢就死了。


  杨天星的父亲死了,奶奶、老奶奶都还健在,再加上新寡的母亲,三代寡妇守着天星一棵独苗苗,那感觉,真不亚于在大风中,守护着一星灯火……那叫一个小心翼翼,那叫一个诚惶诚恐,那叫一个胆颤心惊……


  天星还小,奶奶不满六十,老奶奶却已经八十好几了。天星妈妈无计可施,就养了一头母牛。这母牛每年春上生一头小牛犊,年底能卖七八百块钱,在那时候,这也算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然后村子里谁家耘地种地,有用着牲口的,天星妈妈就牵着牛去干包工活,耘一亩地挣个十块八块的钱,用来贴补家用。


  好容易,天星长大了,娶亲了,生子了,而且一连生了两个儿子!可天星也很快就到了三十岁了……


  不止是他的家人,就连村子里的人,也都揪着一颗心呢!大家都担心那个魔咒,会再次应验到天星头上。


  天星的妈妈请了菩萨,早晚烧香磕头。天星的奶奶,干脆每天跟着天星,天星去哪儿她就跟到哪儿,什么也不让天星干,怎么高兴怎么玩儿,就盼着天星能平平安安熬过他三十岁这道坎。


  就在天星三十岁那年开春,他的老奶奶病逝了。老太太享年97岁,一辈子无病无灾。只可惜这老太太临死了,还挂念着她的重孙子,大睁着两眼咽的气。


  清明节的时候,眼镜李回来上坟烧纸,听说杨家老太太不在了,特地到天星家走一趟。


  天星奶奶看到眼镜李,就像看到了救星。可人刚坐下还没怎么说话,天星妈妈就大哭着进来了。天星奶奶一看这阵势,还以为是孙子出了意外。这一惊非同小可,整个人当时就直挺挺地昏死过去了。


  众人七手八脚地又掐又喊,天星奶奶总算缓过气来。这时候,天星奶奶才知道,不是孙子出事儿了,是她家老黄牛死了!


  这可真是雪上加霜、祸不单行啊!孙子生死未卜,家里又屡遭变故。天星奶奶也忍不住大哭起来。眼镜李略一沉吟,然后突然拉住天星奶奶的手,激动地说:


  “老嫂子,大喜呀!”


  “大兄弟,你看看我们家,老太太刚去了,这扛活的老牛又死了,我这喜从何来啊?”


  “老嫂子,老牛死了,孙子保住了呀!”


  “你说这话当真吗?”


  天星奶奶紧紧抓住眼镜李的手,两眼一刻不离地盯着眼镜李。仿佛害怕她一错眼,眼镜李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一点也不假!我走南闯北,这样的事儿见多了!再说,你家这风水早就转过来了,天星不生了两个儿子了吗?下半年,你家还得添丁呢!到时候我一定来喝喜面!”


  “大兄弟,你就别安慰我了。你不知道我这心啊,就没有一天能放下的!怀里天天像揣着一窝小兔子。”


  “老嫂子,你孙媳妇又有喜了,这次还是儿子!放心吧,以后有你做的活计!”


  果然,到了年底,天星媳妇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天星也安然度过了他的三十岁。眼镜李来喝喜面,被天星奶奶奉为上宾。


  大家都说眼镜李是神算,眼镜李笑笑说:


  “哪里哪里,向来人算不如天算,天意如此,天意如此!”


  年后,眼镜李翻修老房子,那棵长在屋厢里的香椿树,正好做大梁。上梁那天,全村男女老少都到了,放鞭炮,吃大锅饭,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好不热闹!


  眼镜李喝多了,话也多了。


  他说他认识一个神医,能从人的面相,看出人身上的病症。有一个人眼睛不好,找他去看病。他看看那人脸色,又摸摸那人脉象,说你这病不在眼睛,在肺里。建议那人去医院检查。那人去检查,果然得了肺癌。前后不到二十天,人就去世了。


  那神医痛心疾首,说是自己一句无心的话,生生害死了一个人,从此退隐江湖,一辈子再不从医……


  大家听得迷糊,眼镜李心里却明白。再好的梁头,也只能支撑起一座房子,关键时刻的一句话,却能支撑起一个家!神医也好,神算也好,治病总是不如治心啊!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300.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