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及其诗赋

陶渊明及其诗赋 饮酒 咏荆轲 定情赋 陶渊明 静情赋 文言诗歌 第1张

陶渊明,吾祖也,清高特立,不为五斗米折腰,致仕归隐,躬耕自资,江州刺史檀道济尝往谒之曰:“贤者处世,天下无道则隐,有道则至,今子生清明之世,何避世而居?”对曰:“潜也何敢望贤,志不及也。”孟子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渊明其独善其身者乎!其诗淡雅脱俗,浑身是静穆,苏轼很推崇渊明,曰:“ 吾于时人,无所甚好,独好渊明之诗。渊明作诗不多,然其诗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自曹、刘、鲍、谢、李、杜诸人,皆莫及也。吾前后和其诗,凡一百有九篇,至其得意,自谓不甚愧渊明。今将集而并录之,以遗后之君子,其为我志之!然吾于渊明,岂独好其诗也,如其为人,实有感焉。 ” 或谓余曰:“君汲汲于功名,岂不背祖?”余曰:“渊明少亦负大志,‘ 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 ’ 所以归隐山林者,未遇时也。”

吾陶氏诸祖,功莫如陶侃,侃平苏峻之乱,挽东晋于垂亡,官至大司马;渊明一生多隐居,官只彭泽令,未建有何功业,今人多知渊明,而鲜知陶侃者,何也?盖以渊明持清高之节,特立独行,以诗文传世,萧统,李白,白居易,苏轼皆推重其诗。嗟乎,名之不可定于一时也!渊明生前,孰重其诗,南北朝亦唯萧统推崇之,至唐宋,而名声始盛,固白,苏之扬也。渊明以一百多首诗和数篇文赋就奠定中国文学的重要地位。

侃功不过高于一时,于中国历史上,武功过彼者多矣,而渊明于文学领域内在两晋南北朝独领风骚,王国维曰:“屈子之后,文学上之雄者,渊明其尤也。”此其所以名垂千古而不朽也。

陶渊明诗,元好问所谓“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自然而不做作,质朴而不俗陋,诚魏晋南北朝之一流诗人。人多谓渊明澹泊,余观其《咏荆轲》,亦豪放之士也,豪放是其本性,澹泊乃隐居养成也。渊明诗以《拟挽歌辞》,《饮酒》,《咏荆轲》诗为佳:

在昔无酒饮,今但湛空觞。

春醪生浮蚁,何时更能尝!

肴案盈我前,亲旧哭我旁。

欲语口无音,欲视眼无光。

昔在高堂寝,今宿荒草乡。

一朝出门去,归来夜未央。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蕉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

燕丹善养士,志在报强嬴。

招集百夫良,岁暮得荆卿。

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

素骥鸣广陌,慷慨送我行。

雄发指危冠,猛气充长缨。

饮饯易水上,四座列群英。

渐离击悲筑,宋意唱高声。

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

商音更流涕,羽奏壮士惊。

心知去不归,且有后世名。

登车何时顾,飞盖入秦庭。

凌厉越万里,逶迤过千城。

图穷事自至,豪主正怔营。

惜哉剑术疏,奇功遂不成。

其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

人多说渊明是隐逸诗人之宗,而忽略其辞赋之成就,观其《闲情赋》,婉丽动人,其情浓,其辞妙,不逊于曹植之《洛神赋》,萧统曰:“壁玉微瑕,惟在《闲情》一赋。”良有以也。其赋曰:

初,张衡作《定情赋》,蔡邕作《静情赋》,检逸辞而宗澹泊,始则荡以思虑,而终归闲正。将以抑流宕之邪心,谅有助于讽谏。缀文之士,奕代继作;因并触类,广其辞义。余园闾多暇,复染翰为之;虽文妙不足,庶不谬作者之意乎。

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以争芬。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同一尽于百年,何欢寡而愁殷!褰朱帏而正坐,泛清瑟以自欣。送纤指之余好,攮皓袖之缤纷。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曲调将半,景落西轩。悲商叩林,白云依山。仰睇天路,俯促鸣弦。神仪妩媚,举止详妍。

激清音以感余,愿接膝以交言。欲自往以结誓,惧冒礼之为愆;待凤鸟以致辞,恐他人之我先。意惶惑而靡宁,魂须臾而九迁: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以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考所愿而必违,徒契契以苦心。拥劳情而罔诉,步容与于南林。栖木兰之遗露,翳青松之余阴。傥行行之有觌,交欣惧于中襟;竟寂寞而无见,独悁想以空寻。敛轻裾以复路,瞻夕阳而流叹。步徙倚以忘趣,色凄惨而矜颜。叶燮燮以去条,气凄凄而就寒,日负影以偕没,月媚景于云端。鸟凄声以孤归,兽索偶而不还。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思宵梦以从之,神飘飘而不安;若凭舟之失棹,譬缘崖而无攀。于时毕昴盈轩,北风凄凄,炯炯不寐,众念徘徊。起摄带以侍晨,繁霜粲于素阶。鸡敛翅而未鸣,笛流远以清哀;始妙密以闲和,终寥亮而藏摧。意夫人之在兹,托行云以送怀;行云逝而无语,时奄冉而就过。徒勤思而自悲,终阻山而滞河。迎清风以怯累,寄弱志于归波。尤《蔓草》之为会,诵《召南》之余歌。坦万虑以存诚,憩遥情于八遐。


文/玄儒先生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173.html

相关文章

已有 2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沉鱼落雁随笔
1楼沉鱼落雁随笔游客2015-02-17回复
拜读博主佳作
网友昵称:司马青衫
司马青衫管理员2015-02-18回复
言重了,除夕快乐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