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论

今之所谓普世派者,无不崇洋媚外,其诋国内之丑恶,无不以以西夷,日韩之美好相比。其攻击中国政府者,必颂扬美日的政府,其批判中国之领导者,必赞美美日之领导,而彼犹曰爱国也。呜呼,贵人卑己,岂有已哉!以五毛颂官方为下贱者,尔曹之哈美哈日,不愈可耻耶?且夫以信共党者为受洗脑,信英美者,讵为明智?嗟夫,理性批判中国政府,社会,而不崇洋媚外者,鲜矣!
中国之民族意识至于此,崇洋媚外,何若今日?毛左者,不可望也,扰乱中国者,彼等也;普世派,不可望也,分化中国者,彼等也;皇汉者,不可望也,引发战乱者,彼等也。
今之论者,不言历史,即谈政治,而忧虑人类之前途者少。今之世界非古之世界矣!古之世界,五大洲不相通,小国林立,各自为政。今之世界,已趋全球化,消息通各洲,各民族国家之关系紧密矣。其兴汉者,必曰排蒙排满,元清非中国,夷狄必乱华之论充斥其口;其普世派,必曰反专制,行民主,学英美,腐败必亡国之说喋喋不已。毛左不论矣,阶级论禁锢其胸。专言民族主义者,则为排外,而战祸生矣;独倡民主主义者,则为媚洋,而分裂肇矣。嗟夫!古有尊王攮夷,近有排满抗洋,乃因民族危机而发也;明末之反君权专制,辛亥之倡民主共和,乃因政治弊端而起也。今日之危机岂独我民族,人类之危机亦随时面临;今日之弊端,岂独政治,世界之弊端亦多见丛生。睹其小,而不见其大;忧其近,而不虑其远。反思民族国家者多,反思人类世界者鲜。
空谈误国,不其然乎?汉末之士,岂不诤诤有节义乎,而遭党锢之害,既不能保身,又不增益于国。终有宦官外戚之相杀,而董卓之乱起,三国之兵争。明末之士,不直言批政乎?观李卓吾之倡自由,何亚裴多菲;黄,王,顾三大儒之反君权专制,宣人权自由,又何亚欧洲之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政局之坏不能救,流寇之乱不能止,满虏之侵不能御,卒致中夏倾覆,夷狄入主。苏共岂无民主士之批专制乎?批者恒多,而苏联愈乱,卒至解体,国势日颓。(玄儒)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120.html

相关文章

已有 1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香港独立IP主机
1楼香港独立IP主机游客2014-12-21回复
站长你好,恒创科技买主机送平板,礼品有限,学生购买---9折加20%返现!!

发表评论